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西方诗歌

第166章 那就滚吧港岛大亨最新章节

本站2019-07-07179人围观
简介 半个小时后,叶景诚宣布继续拍摄。 经过一轮的休息,周星池和吴君茹多少进了状态。 虽然进度并没有因此而提高,但最起码不像刚才那么磕磕碰碰。 接下来这个镜头,是周星池打算让成圭安

第166章 那就滚吧港岛大亨最新章节

半个小时后,叶景诚宣布继续拍摄。

经过一轮的休息,周星池和吴君茹多少进了状态。 虽然进度并没有因此而提高,但最起码不像刚才那么磕磕碰碰。

接下来这个镜头,是周星池打算让成圭安加他薪水,几次把话憋到嘴边又没那个胆量说出来,这一次他终于下定了决心,但是却闹起了一出乌龙。 “第十三场第三次,艾克什!”镜头一开始,周星池便用身上的围裙抹了一把脸,表现出紧张和忐忑不安的情绪。 又看向餐厅的收银台处,发现成圭安正在看报纸。 于是一边迟疑一边走了过来,丝毫不知道被报纸挡着的人,其实并不是成圭安,而是扮演她小女儿的曾崋倩。 所以周星池一走上来,就对着一团空气自言自语。 “老板,有件事我想和你说很久了。

”周星池瞥了瞥挡在面前的报纸,提出自己的要求道:“我想加人工!”只是成圭安没有给他半点回应,似乎和平时声大夹恶不一样?周星池还以为有机会,打蛇随棍上说道;“加多加少都不是问题,最主要对我有个交代。

”见到报纸不停的颤抖,周星池还以为已经激怒了对方,连忙改口道:“不过,我只是想一下而已。 我也是过分了点,没事就想这些坏念头,最多我以后不想了。

”看到报纸愈发的颤抖,周星池终于忍不住。

伸手把它翻了下来,见到的却是一脸憋不住笑的曾崋倩。 “咔!过了。 ”听到叶景诚这句话,众人总算松了一口气,特别是深具压力的周星池。

像这种戏近镜头的独台戏,周星池真不知道怎么去掌握。

只能够按照叶景诚的吩咐去进行揣摩,幸好他的领悟得到了叶景诚的认同。 可惜这种现象并没有保持多久,剧组再次陷入低效率的进度。 “曾崋倩,什么时候了!你还在这里玩?!”“成圭安,你现在扮演的是周星池的长辈,你的长辈平时有对你这么客气?”“还有周星池你现在有求于人。 语气别说是低声下气,就是要你当孙子都愿意。

”……又是一轮休息,叶景诚被气得几乎吐血。

如果不是为了保障影片质量,这个监制的工作谁爱当谁当去,这几个人已经不是资质的问题,一个两个不是蠢就是笨,连他半点意思都没理解到。 看到火气上头的叶景诚,关之林伸手在他胸间安抚了一顿,问道:“诚哥仔。

我今天是不是不用出场?”“以目前的进度,别说是今天,你明天都不一定能登场。

”叶景诚吐出一口浊气。

有这个镇定剂在这里,的确让他舒心不少。

关之林眼珠子转了转,询问道:“那我可不可以先回去。 ”“陪我有这么为难你?”叶景诚看向关之林,大概是情绪刚刚受过影响,所以他连说话都有些冲。

“不是啦,人家好像那个要来。

现在不是很舒服。

”关之林捂了捂下腹,生怕叶景诚理解不到她的话一样。

“好吧。 那你先回去吧。

”……关之林刚走没多久,被临时委派去采购道具李力迟,走进来大气都没来得及喘,马上和叶景诚汇报见到的情况,道:“叶生,不好啦!有一班人来势汹汹。

好像是混社团的人。 ”闻言,叶景诚看了同样被吸引了注意力的黎应就一眼,他下意识以为对方事先没和片区的社团交涉,于是问道:“什么回事?你之前没打点好?”突然被叶景诚这样质问,黎应就委屈道:“叶生。

你应该知道我的为人,从来不求有功但求无过,这些事我在电影未开机之前就完成了”“会不会只是贪新鲜过来看一下?”李力迟想到一个可能性,随后脸色有些慌张说道:“还是说社团抢地盘那些?”“叶生,我过去问清楚?”黎应就请示道。

“不用了。

”叶景诚否决道。

该来的始终要来,随着对方越走越近,叶景诚已经看清他们的样貌,其中还发生几个熟悉的身影,叶景诚对他们这次来的目的已然一清二楚。

不是贪新鲜过来围观,不是社团之间的抢地盘,亦不是要和剧组收保护费。

这几个人正是上次到过青灯娱乐公司,由向十强派来且诚意‘请’叶景诚去赴宴的波子。 “叶先生,几天没见,脸色红润了许多啊。

”一走过来,波子看似开玩笑的说道。

“叶生,是不是有人想搞事!?”这个时候,林政英和太保等叶家班成员围了上来。 只等叶景诚一句吩咐,保证将这几个古惑仔打到天南地北。 其他人或者是会怕这些古惑仔,但是换作他们这些龙虎武师,就连剧情需要的跳楼他们都敢上,会不敢和几个古惑仔打架?以他们经常打熬的身体,分分钟打到对方五体投地。

“没什么事,你们先去干活。

”随手将众人撵走之后,叶景诚不屑的问道:“怎么?这位波子哥又有什么关照?”同样,波子也没把叶景诚放在眼里,气焰嚣张说道:“我怎么敢关照叶先生你啊。 不过我们的十少有话要我带给你,他今晚十点钟在利苑摆几围酒菜,希望叶先生可以赏面过去聚一聚。 ”“还有没有其他事?没事就赶紧走吧,我这里还等着开戏。 ”叶景诚掏了掏耳朵,脸上没有半点波澜,对波子等人进行冷对待。

“你个扑街,会不会说话?”一个马仔当即对他指手画脚。

叶景诚冷哼一声,嘲笑道:“我应该怎么说话?叫你们滚出去?如果这样你们心里能舒服一些的话,那就滚吧。

”其中一个块头比较大的马仔撸起袖子,一副要干架的姿态骂道:“含家产,当我们没料到是吧!!!”波子重“嗯!”了一声,这名马仔识趣的退了回来。

笑着脸对叶景诚说到:“即使叶先生你有事要忙,那我就不在这里打搅你了。

希望迟些十少请你拍电影,你的工作态度都可以这么尽忠职守。

”在他看来,叶景诚虽然没有明确答复,但是事到如今,还有他拒绝的机会?还不是要乖乖上门被人宰。

叶景诚视若无睹,开始吩咐员工干活。

波子见到他还敢嚣张,脾气肯定是有的,不过还不到他发难的时候。 于是搬出向十强威胁道:“对了!十少很看重这件事,如果今晚你敢不去,十少他会很生气,后果你是知道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