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西方诗歌

那一年 伤春悲秋离别的追忆

本站2019-06-1020人围观
简介 就让我一个人失忆,消失在你的世界里,就当我任性,不懂体谅你,让我躲在角落安静的放空着呼吸…… -----------------题记 【1】

那一年 伤春悲秋离别的追忆

    就让我一个人失忆,消失在你的世界里,就当我任性,不懂体谅你,让我躲在角落安静的放空着呼吸……    -----------------题记    【1】    徜徉于古镇小湖,看繁花簇拥着如水的流年,阳光衍生出温柔的世界,就像幸福的花絮,飞舞在青春洋溢的人间,时光的沙漏,缱绻着心扉的寂寥,一点一滴的流淌着,告诉世人,馥香恣意,清风弥漫。

    在晚霞的遮掩中漫步,会有多温馨,听这鸟语声漫漫,看这翠草萦绕泉眼,一眼凝眸,岁月静好,遥望着天际触手不及的远方,引来一阵无尽的遐想。

    寄给时光一页泛黄的素笺,把片片记忆写进流年,如青鸾细缕般怡然,玫瑰的花香,封锁住爱的篇章,在弹指间烟消云散,留下一纸惘然。 若隐若现的不仅仅是心绪里的杂乱,还有那彼岸花开时,那一段如歌如泣的诉说,看细水长流,看如梭辗转。     追溯千年,是《诗经》里封尘的古老誓言,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之子于归,宜其室家;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虽不能至,心向往之。     曾几何时,在三生河畔,那一汪幸福,亦是采薇采薇,薇亦作止,大漠苍茫,卸甲而归的戍卒颙望乡关,思绪纷繁。 逶迤的乡途,被拉得悠长悠长。 忧虞的征人,与薇相伴,如花美眷。

看雪花翩跹,何以湮没归途?故乡的阡陌,依然在记忆中横亘,沧海桑田,只有薇花薄奠我生的欣愉,这,是《诗经》难以辞唱的幸福。     梦回大唐,心大天大地大,任我金戈铁马,阅尽千古风流,独占万世潇洒。 万古千秋,盛世华章,又氤氲着何处柔情万丈,相思相见知何日,此时此夜难为情。

寄一宿幽幽的思念。

高楼处的苍白,一袭青衣,卧枕难眠。

记忆,在夜的沧桑中纷飞,是一份了无牵绊的幸福。

紫粉笔尖含火焰,红胭脂染小莲花。 香山居士醉于满眸香叶,更倾心于辛夷花之殷红。

染指岁月,辛夷花已褪却霓彩,淡出人们的记忆。

唯独这绝唱传响铿锵陨落,小小的辛夷花,镌录了白文公怎样的香柔,承载了怎样的历史厚度,是白文公情寄尘嚣的一份挂念,也是无缘菩提的那一分幸福吧。

    宋朝,还有多少幽怨和颠沛流离,在纸墨深处记刻下伤痕,典藏着最后一脉似水的柔情。

夜月一帘幽梦,春风十里柔情。

风疏雨骤,诗人捻一卷灯芯,就一宵担忧浅吟: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这胎息于只恐深夜花睡去,故烧高烛照红妆的一纸奚怜,不禁温暖心扉。 无独有偶,海棠花的幸福,川端康成感同身受凌晨四点,海棠花未眠,是怎样的细腻与惊喜。

时光荏苒,烛照在历史的天空,是海棠残留幸福的气息,温暖了诗人怜悯的眸,更是知音相伴的庆幸在萦绕。     沉睡在苍凉大地,还剩下多少被遗漏的回忆悄然爬满双肩,邂逅着无情的年华里唯一的期盼。 想念最深的清秋里,锁住我心的卓越,在爱恨别离里凋零的泪花,是昨日记挂的忧愁。

或许,这世间最平凡的情愫,是一段段饱含深情的故事,故事的结局,有人们最真的构思。     【2】    那一年,四月的杨柳初开,西湖边草色芳菲,只是小桥边红药依旧,年年不知为谁开;看那溪水如绸缎,不问长亭古道青苔。     那一年,四月的雨滴缠绵,西桥处古巷深邃,只是油菊伞执手纤纤,长街万里不见影,瞧那蝴蝶双飞恋,不问旧窗花开难眠。

    那一年,四月的炊烟袅袅,繁华处痴心一片,只是烟花散尽春风时,暮霭沉沉楚天阔,遥那佳人独倩影,不问陌上空楼叹息。

    那一年,江南的春,春去夏来,水榭兰州,骏马如风踏天涯无尽,只为等你;    那一年,江南的风,风过无痕,秦淮河边,高山流水弹古琴幽幽,只为念你;    那一年,江南的雨,雨落惆怅,倚楼窗外,北国风光飘万里泪滴,只为写伤;    那一年,相遇,那一年兵戈铁马,那一年,江山不弃,为红颜夜浅凉。     那一年,想念是最动人的苦楚,欲寄彩笺兼尺素,山长水阔知何处。     那一年,只笑雁宇回时的歌泣,连天衰草人何处,一声望断归来路。     那一年,楼阁高处断肠的守候,卷帘人知否知否,等一季绿肥红瘦。     那一年,坐在时光转角处停留,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人物水东流。

(伤感爱情散文)    那一年,香花瘦尽多情的心痛,高山流水长相依,等不尽春秋华发。     那一年,伤春悲秋离别的追忆,天涯海角最相思,倾尽时光和天下。     张爱玲说,如果情感和岁月也能轻轻撕碎,扔到海中,那么,我愿意从此就在这海底沉默。

你的言语,我爱听,却不懂得;我的沉默,你愿见,却不明白。

岁月如歌,如果,爱真的变成回忆。

那么,我亦想问一句,多年以后,当那一年的烟花依旧绚烂,我与你插肩笑过,否会想起彼此与彼此的旧人,还是依旧沉默。

    爱,相忘或不相知,长相忆未必长相思,无情亦或有情,终是道不尽的沧桑,还得心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