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西方诗歌

柴胡龙牡汤联合西药治疗广泛性焦虑症临床观察

本站2019-09-03188人围观
简介 【医学教育论文】【关键词】柴胡龙牡汤;帕罗西汀片;焦虑症焦虑症是以焦虑为主的神经症,临床主要表现为与处境不相称的、没有明确对象和具体内容的担心和恐惧,并伴有显著的植物神经症状、肌肉紧张和运动性

柴胡龙牡汤联合西药治疗广泛性焦虑症临床观察

【医学教育论文】【关键词】柴胡龙牡汤;帕罗西汀片;焦虑症焦虑症是以焦虑为主的神经症,临床主要表现为与处境不相称的、没有明确对象和具体内容的担心和恐惧,并伴有显著的植物神经症状、肌肉紧张和运动性不安。

焦虑症主要包括惊恐障碍和广泛性焦虑。

作为一种精神症状,焦虑是痛苦的,且给家庭和社会带来沉重的负担。

近2年来,笔者自拟柴胡龙牡汤联合西药帕罗西汀片治疗广泛性焦虑症32例,并与单纯帕罗西汀片治疗的32例进行对照。

现将研究结果报道如下。

1临床资料一般资料64例广泛性焦虑患者来源于2008年1月-2009年8月本院中医科和精神科的门诊和住院患者,采用随机数字表法随机分为2组。 治疗组32例,男13例,女19例;年龄18~65岁,平均(±)岁;病程~12年,平均(±)年;汉密顿焦虑量表(HAMA)总分±。 对照组32例,男14例,女18例;年龄18~65岁,平均(±)岁;病程~11年,平均(±)年;HAMA总分±。

2组性别、平均年龄、平均病程及HAMA总分比较,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具有可比性。 诊断标准符合《中国精神障碍分类与诊断标准》(第3版)[1]中神经症的诊断标准,以持续的原发性焦虑症状为主,并符合下列2项:①经常或持续的无明确对象和固定内容的恐惧或提心吊胆;②伴自主神经症状或运动性不安;③符合症状标准至少已6个月。 中医辨证标准参照1994年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发布的《中医病证诊断疗效标准》[2]拟定。 证见:烦躁易怒、心悸不宁、少寐多梦、胸闷胁胀、头晕头痛、咽中梗阻感、口苦、便秘尿黄、舌红、苔黄、脉弦数,辨证为肝郁化火证。 纳入标准①符合广泛性焦虑的诊断标准;②中医辨证为肝郁化火证;③HAMA评分不低于14分;④年龄18~65岁。

排除标准①排除甲状腺机能亢进、高血压、冠心病等躯体疾病的继发焦虑;②排除兴奋药物过量、酒精依赖、催眠镇静药物或抗焦虑药的戒断反应、强迫症、恐惧症、疑病症、神经衰弱、躁狂症、抑郁症或分裂症等伴发的焦虑;③合并有心血管、肝、肾和造血系统等原发性疾病者;④妊娠期或哺乳期妇女。

  2治疗方法治疗组:①柴胡龙牡汤(柴胡12g,黄芩15g,法半夏15g,茯苓20g,合欢皮20g,钩藤12g,炒酸枣仁30g,郁金15g,生龙骨30g,生牡蛎30g,石菖蒲12g,炙甘草8g),每日1剂,水煎取汁450mL,分3次服。 随症加减:失眠较甚者加远志、夜交藤;胸闷、胸痛者加丹参、枳壳;咽喉阻塞感者加厚朴、紫苏梗;肌肉抽动、手颤者加天麻、石决明。 ②帕罗西汀片,初始剂量10mg/d,第5日开始20mg/d。 ③阿普唑仑片,,每晚1次口服,用药第1周结束由减为;第2周结束停阿普唑仑;若部分患者减停困难,可视具体情况处理。

对照组:口服帕罗西汀片、阿普唑仑片,剂量与服用方法同治疗组。

2组均以6周为1个疗程,1个疗程后统计疗效。 3观察方法采用HAMA量表分别于治疗前和治疗第2、4、6周末各测查1次。

以临床症状改善情况与HAMA减分率判定疗效。 所有数据采用统计软件包处理,计量资料采用t检验,计数资料采用χ2检验。

  4疗效标准按照中华医学会神经精神科学会拟定的4级标准进行临床疗效评定[1]。 痊愈:症状消失,HAMA减分率≥80%;显著进步:症状大部分消失,HAMA减分率50%~79%;进步:症状减轻,HAMA减分率30%~49%;无效:症状无变化,HAMA减分率30%。

总显效率=痊愈+显著进步。

  5结果组治疗前后汉密顿焦虑量表评分比较(见表1)表12组广泛性焦虑患者治疗前后HAMA评分比较注:本组治疗前后比较,;2组治疗后比较,组临床疗效比较(见表2)表22组广泛性焦虑患者临床疗效比较注:χ2=,P=组不良反应比较治疗期间,2组均未出现血、尿常规,肝、肾功能,心电图等异常。

对照组共有16例出现不良反应,其中头晕、乏力6例,头痛2例,恶心、呕吐2例,食欲下降4例,口干2例;治疗组有7例出现不良反应,其中头晕、乏力4例,恶心1例,食欲下降1例,腹泻1例。

  6讨论本病属中医“郁证”、“惊悸”、“不寐”、“梅核气”等范畴,主要是由于情志不遂、或郁怒伤肝、或郁思伤脾,逐渐引起五脏气乱,功能失和,脏腑阴阳气血失调所致。 《丹溪心法六郁》曰:“气血冲和,万病不生,一有怫郁,诸病生焉。

故人身诸病,多生于郁。

”长期持久的情志不遂,或郁怒伤肝,均可使肝失条达,气失疏泄,从而产生一系列病理变化。

如忧郁不解,耗伤心之气血,心神失养;或气郁化火,肝火扰神,可见心悸、紧张不安、急躁易怒、失眠多梦等症,平素体弱心虚胆怯之人更易见此病;肝火上扰清窍则见头昏、头痛;肝火偏旺,则见口苦口干、便秘尿黄;邪热郁蒸津液外泄故出汗;肝郁阳亢,化火生风,扰动筋脉,可见肌肉、手指震颤;肝郁气滞,胸阳不运,心脉痹阻则见胸闷、胸痛、气急;肝气郁结,循经上逆,结于咽喉,或因肝病乘脾,脾运失司,津液不得输布,积聚成痰,痰气互结于咽喉而见咽中梗阻感;肝气横逆侮脾胃,导致肝脾不调,肝胃不和可见胃脘不适、腹痛、腹泻等症。 综上所述,焦虑症的主要病机为肝郁气滞,脾失健运,心神失养。 柴胡龙牡汤乃根据古代名方“小柴胡汤”加减化裁而来,具有疏肝解郁、清热泻火、养心安神的功效。

方中柴胡疏肝解郁;黄芩清肝经郁热;郁金理气开郁、清心化痰;法半夏和胃降逆、消痞散结;茯苓健脾补中、宁心安神;酸枣仁养肝血、醒脾气、除烦;合欢皮安五脏、和心志、解郁安神;钩藤清肝热、平肝阳;龙骨、牡蛎重镇安神、平肝潜阳;石菖蒲开窍宁神,与龙牡、茯苓合用更具安神定志之功;炙甘草调和诸药。

诸药合用使肝气舒,脾气健,心神安而获良效。

现代药理研究表明,柴胡含α-菠菜甾醇、柴胡皂苷,具有镇静、安定、镇痛、抗惊厥等广泛的中枢抑制作用;茯苓含茯苓聚糖、卵磷脂、胆碱等,具有镇静、营养脑神经细胞、调节机体电解质平衡作用;生龙骨含碳酸钙、磷酸钙、铁、钾等,可降低血管壁的通透性及抑制骨骼肌的兴奋[3]。 以上从现代医学角度为柴胡龙牡汤治疗焦虑症提供了理论依据。 本观察结果表明,中西医结合治疗组第4、6周末HAMA评分明显下降,疗效优于单纯西药组。 此外,中西医结合组更容易使阿普唑仑减量,甚至停用;柴胡龙牡汤还可减轻帕罗西汀所致的一些不良反应,用药相对安全,患者依从性好。 两者合用,优势互补,既改善多系统临床症状,还可提高患者的免疫功能,明显提高了患者的生活质量。 【参考文献】 [1]中华医学会精神科分会.中国精神障碍分类与诊断标准(第3版)[M].济南:山东科学技术出版社,,106-107.[2]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中医病证诊断疗效标准[S].南京:南京大学出版社,[3]雷载权.中药学[M].上海: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