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西方诗歌

ST毅达生死局:无营收亏4亿 股东5万员工2名

本站2019-07-1712人围观
简介 掐在最后的时间节点,6月27日晚间披露了一份让5万失望的年度报告:公司2018年年报再次被机构给出非标意见,年度为0、超4亿…… 6月28日起,股票将继续。 随后上交所将在股票停牌

ST毅达生死局:无营收亏4亿 股东5万员工2名

  掐在最后的时间节点,6月27日晚间披露了一份让5万失望的年度报告:公司2018年年报再次被机构给出非标意见,年度为0、超4亿……  6月28日起,股票将继续。

随后上交所将在股票停牌后的15个交易日内,做出是否暂停其股票上市的决定。   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年底,*ST毅达股东总户数为万户;截至5月31日,这一数字为万户。 截至6月27日,*ST毅达对应总市值亿元。

  面临暂停上市局面的背后,*ST毅达仍然在接受证监会调查,公司面临退市风险,此外也早已有投资者将*ST毅达告上法庭,要求索赔。

  迟到两个月的0收入年报:巨亏4亿、经营停滞、资不抵债  6月27日晚间,*ST毅达发布了本该在4月30日前披露的2018年度报告、2019年第一季度报告。

  根据公司2018年年度报告、2019年一季度报告,在2018年、2019年1-3月。 *ST毅达营业收入分别为0元、0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分别为-4亿元、-775万元。 *ST毅达2017年度营业收入为3052万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为-11亿元。   对于2018年以来的0营收,*ST毅达解释为,公司营业收入及营业成本均为0,原因为公司在2018年丧失了对子公司厦门中毅达、新疆中毅达、深圳中毅达、贵州中毅达及鹰潭中毅达的控制权导致合并范围发生了重大变化,且母公司无实际经营业务,故2018年度公司营业收入及营业成本均为0。   根据*ST毅达2018年度报告,*ST毅达主要控股参股公司有厦门中毅达、深圳中毅达、新疆中毅达、贵州中毅达、中观建设、上河建筑、立成景观、鹰潭中毅达。

早在2017年,公司丧失了对上河建筑、中观建设的权及立成景观的重大影响力;2018年度,公司丧失了对厦门中毅达、新疆中毅达、深圳中毅达、贵州中毅达、鹰潭中毅达的,且对其无重大影响。   对于公司经营陷于停滞状态,*ST毅达直言,“因公司涉及多起民事纠纷,公司多个账户被查封冻结,融资路径不畅,员工大量离职,子公司均处于失控状态,给本公司生产经营带来严重不利影响。

同时,报告期内,公司董事、监事及高级管理人员变动频繁,不仅给公司治理带来严重问题,而且也使得公司经营陷于停滞状态,导致公司持续经营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  值得注意的是,*ST毅达目前已经资不抵债。 截至2018年底,*ST毅达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为-亿元。   资不抵债的*ST毅达,资产也存在被限制的情况。 截至2018年末,*ST毅达的资金账面价值有万元,其中万元因为账户冻结受限,另有843万元为公司B股股票美元账户资金受限。 *ST毅达的固定资产中,4辆车账面余额为373万元元,车辆下落不明,已全额计提减值。   前管理层集体失联近半年总部仅两名员工在职  *ST毅达的危机早在2017年就已经发酵。

2017年11月,*ST毅达总部及子公司陆续出现资金链断裂、无力支付员工工资、员工辞职潮爆发等情况,公司子公司先后出现失控、主营业务逐步处于停滞状态。   2018年4月,*ST毅达被乌鲁木齐中院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没有解决公司“失信”问题的*ST毅达,账户一直被法院司法冻结,也未能恢复融资功能、无法获取新的贷款。   *ST毅达称,资金链断裂,公司无力支付员工工资、日常刚性支出,员工陆续离职直至2018年底时公司总部已无员工在履职。 2018年年报显示,截至2018年末,母公司在职员工数量为0人。

  对*ST毅达打击更大的是,公司集体失联。 2019年1月,*ST毅达突然发布表示,黄皓辉、任一、郑明、程小兰4名独立董事接到了上交所监管部门电话,被告知上交所已经无法与*ST毅达取得联系,但4人也均未能联系到*ST毅达管理层。   *ST毅达管理层集体失联后的2月26日,这4名独立董事集体宣布辞职。

2019年3月,*ST毅达不得不开始通过临时选聘新的董监高,但后续工作也并不顺利。

  *ST毅达在年报中披露,新任管理层上任时,公司前任非独立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及具体工作人员已全部失联,没有办理正常交接,公司的公章、营业执照、财务会计资料下落不明。   为追回会计资料,*ST毅达在2019年3月21日以相关人员涉嫌隐匿会计凭证、会计账簿、财务会计报告罪向公安机关报案。

又不得不在4月召开,声明作废公司营业执照、和财务章等印鉴,并申请补发公司营业执照、新刻公司公章和财务章等印鉴。   直到2019年5月29日,*ST毅达才完成公司法定代表人的变更登记以及公司董事、监事、总经理和《公司章程》的变更备案,收到上海市市场监督管理局下发的公司营业执照,2019年5月31日取得新刻制的公司公章。

  *ST毅达称,“截至本报告出具日,公司仍然存在账户被冻结情形,公司尚未恢复融资功能,公司尚未能筹集资金用于偿还债务、子公司恢复运营、支付员工工资及其他日常刚性支出;公司对全部子公司仍然失去控制权,苗木销售、园林及市政工程等主营业务全部处于停滞状态。

”  值得注意的是,截至6月27日,*ST毅达母公司员数为2人,分别为2019年3月14日、3月15日董事会决议新聘任的总经理和财务总监。

  仍面临退市风险已有股东发起诉讼  困难重重下的*ST毅达,已经连续两年被审计机构出具非标意见。

  2017年度,*ST毅达被四川华信(集团)会计师事务所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

2018年7月2日,*ST毅达就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特别处理。

  2019年6月27日发布的2018年度审计报告中,*ST毅达被审计机构中喜会计师事务所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 中喜会计师事务所表示,*ST毅达未来主营业务发展存在重大不确定性、财务状况可能进一步恶化、无法对各子公司之前年度的控制状态和经营状况进行了解、无法评估或有事项对财务报告的影响。

  如今,这一次被非标,直接为公司带来被暂停上市的影响。 *ST毅达表示,因连续两年被审计机构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

依据规定,公司股票将于2019年6月28日起停牌,并可能被上海证券交易所暂停上市。   暂停上市风险的背后,证监会对*ST毅达立案调查尚未结束,公司或许还将面临重大违法退市的结局。   公告显示,*ST毅达2018年3月23日收到证监会《调查通知书》,并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于5月10日再次收到证监会《调查通知书》。

根据相关规定,如证监会出具的调查结果使得公司触发《股票上市规则》重大违法强制退市条件,公司股票将被强制退市。   此外,若暂停上市期间,*ST毅达未能满足《股票上市规则》关于恢复上市的条件并申请恢复上市,则公司股票存在被终止上市的风险。   目前,*ST毅达已经接获通知的被诉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案共54起。

涉及金额合计966万元,公司按虚假陈述申请人申请执行金额计提预计负债966万元。   根据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书,2015年7月至9月,*ST毅达厦门中毅达在未实施任何工程的情况下,以完工百分比法累计确认了井冈山国际山地自行车赛道景观配套项目的工程收入7267万元、成本万元和营业税金万元,导致中毅达2015年第三季度报告虚增营业收入7267万元,占当期披露的营业收入的%,虚增利润总额万元,占当期披露的利润总额的%。   2019年4月26日,上海金融法院《行政判决书》认定*ST毅达存在虚增营业收入、营业利润的行为,并对投资者评判公司经营状况有重大影响,已构成所披露的信息有虚假记载的违法行为。   风险重重之下,*ST毅达将一线生机放到了上。

*ST毅达在2018年年度报告中提到“公司拟采取的应对措施”中表示,“公司将积极遴选优质资产,寻求重组机会,采取各种措施恢复公司的正常运营,逐步提升公司盈利能力,维护中小股东的利益。 ”(文章来源:新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