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西方诗歌

古人桑冲男扮女装采花十年一百八十多起,简直骇人听闻

本站2019-07-03132人围观
简介 他男扮女装采花十年一百八十多起,简直骇人听闻,说出来你敢信?随着时代的发展,人们的思想观念也发生着改变,如今很多男有时会穿上女装,来逗朋友开心,当然这也只是朋友之间的开玩笑。 对于这样的

	古人桑冲男扮女装采花十年一百八十多起,简直骇人听闻

他男扮女装采花十年一百八十多起,简直骇人听闻,说出来你敢信?随着时代的发展,人们的思想观念也发生着改变,如今很多男有时会穿上女装,来逗朋友开心,当然这也只是朋友之间的开玩笑。 对于这样的喜欢穿女装的男人,人们往往会以来称呼。

前段时间看到过一条新闻,说是一个身材高大女子,在进入澡堂之后鬼鬼祟祟的到处看,后来被发现这并非是什么女子,这根本就是一个活脱脱的大老爷们,他这身装扮进入女澡堂,目的也就不用多说了。

这个男的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女装大佬?不!这根本就是一变态!这件事情是否刷新了你的三观?是否刷新了你的认知?说出来你敢信?先别忙着否定,这样的事还真不是如今才有,早在古代时候就发生过相似案件,并且情节更加恶劣!在明朝年间,太原府李家湾李大刚有一侄儿,在年幼时卖于榆次县桑茂为义子,自此改姓桑氏名冲。

随着年龄的增长,桑冲渐渐和当地的无赖混混混到了一起,自此混迹街头,成了当时的一个浪子。 成化元年,听到自己的一个嫖友相告,在大同府山阴县,有一名叫的男子,他擅长男扮女装,因而得以女儿样貌混得女子信任。

他常以教授针线活为名,暗地里实施奸淫恶行,十八年都不曾出事。 听了嫖友的话以后,桑冲心里开始琢磨起来,越想越激动,当即决定要去拜师学艺。 下定决心之后,桑冲向养父要了银子,以到山阴县拜师学艺为名,离开了家乡。

古才见到桑冲后,见到了他带来的学费,倒也爽快的答应了,有钱赚,难道还不要吗?古才先是将桑冲的脸上的汗毛须髭绞剃殆净,接着对他的眉毛开始做起修整,也不知道用的是不是纹眉技术。

接着再将桑冲蓄发分作三绺,戴上假髻,装扮成妇女的样子。 女人的模样倒是有了,接下来也就开始教授各种女工。 这些也都是写铺垫,是为取得女子信任而做的准备,与此同时一并教授的,还有关于他们真正目的的技术,也就是如何混进女子闺房,如何挑逗哄骗,自制麻醉药物,以及淫欲得逞以后怎样诱骗威胁不致败露的各种作恶技术。 两年之后桑冲艺成归来,在还乡的途中就迫不及待的试了试自己学到的本事。

初试成功后,桑冲非常的得意,回去向自己以前的那些臭味相投的朋友炫耀,接着收了同县的。

学成之后,众人相约,如果事发,谁也不许出卖师傅,约定之后便开始了各自的恶行。

桑冲再次离开榆次之后,开始了他长达十年的骗奸生涯。 历经大同、平阳、太原、真定、保定、顺天、顺德、河间、济南、东昌等45府州县及乡村镇店78处。 当时的封建思想严重,女子讲究三从四德,不允许出外抛头露面,因此大姑娘小媳妇都是深居闺阁,足不出户,于是就有了“”这个职业。

所谓教做女工,也就是教授这些闺中女子一些日后的必备家政技艺。

另外有了这些同性的陪伴,闺中女子也可以有人聊天解闷,不致无聊。

桑冲一路走一路打听,听闻哪家有出色的女子之后,桑冲就以这个职业混进去,也不曾惹人怀疑。 有了和闺中女子密切接触的机会以后,桑冲就拿出了自己学到的技艺,开始作案。 常用的作案手法就是对这些女子说一些“风话”,以挑逗起受害人的情欲,有时还会诡成“作戏”,也就是诱使受害人与其模仿男女交欢,趁机实施犯罪。

如果碰上有刚烈的女子,就等到深夜时分,然后用自己制作的迷药将其迷昏,然后实施他的犯罪行为。

自古女子最宝贵的就是贞节,古时候的女子尤其重视自己的贞节,因此在被桑冲奸淫之后,都蒙羞忍辱,不敢声张,以保证自己的贞节。

也会有一些独守春闺寂寞的离人之妇,他们长期忍受寂寞,倒也乐于通过此道来排解寂寞。

桑冲也因此十年间不曾失手,简直骇人听闻。 当天桑冲来到一户叫做的员外家,谎称自己是赵州人张林的小老婆,因为忍受不了丈夫的家暴而逃到了此地,想在高家投宿一晚。

高宣见他是一女子样貌,倒也不多疑,将他留宿客房中。

接下来的事情就出乎桑冲的意料了,高宣的女婿刚好也是一个好色之徒,听闻家中留宿了一位貌美少妇,也起了歹心。 赵文举偷偷溜进桑冲所在的屋子,将其按在炕上解开了他的衣裙,当即懵了。 哪里来的貌美女子,这分明就是一个大老爷们!高宣知道了之后,让家丁把桑冲捆送晋州衙门,这个十恶不赦的采花贼终于落网。

在拷问之下,桑冲招供,说自己师承古才,还传有七名弟子,以及自己十年来的种种罪恶,连同嫖宿的良家女子姓名列出,一并上交。

晋州府深知此案重大,移交京城。 太子少保王等具上奏说两天之后,明宪宗在承天门下旨桑冲终于遭到凌迟之刑,实在是罪有应得。

与此同时,各省按院开始缉捕桑冲的七名再传弟子。

这种变态的行为,十年恶行不曾失败,真的是骇人听闻,说出了你敢信吗?此案记录在明陆粲所撰的中,等书中也都有记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