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西方诗歌

倾世容颜:冥王独宠冷宫妃

本站2019-07-0943人围观
简介 正文第六十二章心愿已了[更新时间]2019-07-0900:00:33[字数]2113之前还在疑惑,他连钟离凉音那个女人不贞都可以容忍吗?为何还会把她带回来,这般呵护。 现在想来,恐怕孩

倾世容颜:冥王独宠冷宫妃

正文第六十二章心愿已了[更新时间]2019-07-0900:00:33[字数]2113之前还在疑惑,他连钟离凉音那个女人不贞都可以容忍吗?为何还会把她带回来,这般呵护。 现在想来,恐怕孩子的事,他也知道了真相,原来不过是为了那个贱人和野种罢了。 她不甘心,不甘心啊!步步为营,殚心竭虑这么多年谋划来的权利地位,如今竟折在了这个涉世未深的小贱人手中?只是她不知道,她不是折在钟离凉音手里。 是她没有早些看透钟离凉音在南宫夜冥心里的位置,从而一次又一次的触碰南宫夜冥的逆鳞才走到今天这步田地。

南宫夜冥看着疯了一般的太后,没有丝毫恻隐,一切都是她咎由自取。

命人将她押入天牢,没有下处死的旨意,那样岂不是太便宜她了?既然她这么喜欢下毒,就让她终日与毒为伴,吩咐每日喂下毒药,待毒发再给她解药。

等待她的只有无尽的折磨,不死不活的度过余生。

曾经高高在上的太后,却落得比任何人都凄惨的下场。

只是南宫夜冥没有发现,太后被带出去时,嘴角依旧阴险的勾起。 钟离凉音,我如此,你也未必逍遥。

解决完这一切,南宫夜冥心中的大石头终于落下,想着该解决的都已解决,日后没有人能再为难她。

钟离凉音安静的坐在院中,呆呆的望着缸中的鱼儿,那是南宫夜冥派人搬来,给她解闷的。

听到宫女在窃窃私语,议论大殿中的事,听的明白,也了解的一清二楚。

该笑吗?是该笑的,所有害她孩儿的人都已经得到了报应。 不过一直以此为愿的她,此心愿已了,身体再也没了支撑,眼前一黑,猛然,直直倒了下去。

钟离凉音病了,太医皆诊不出病因,只知道,她自己没有丝毫求生的意念。 南宫夜冥一怔,那些害她的人,得到了报应,她便再没有牵挂了吗?终是自己伤透了她的心。 就这样看着静静躺在那里的她,没有生病,却毫无气息,陷入沉睡。 她曾说,放了她,她竟真的要走了吗?不!他不允许。 只要她活着,一切还有希望。 音儿,留下来,还有我,以后让我全心全意保护你可好?唤来冷月风明,去请医仙叶檀,他一定能救她。 冷月风明犯难,这医仙脾气古怪,带不回来可怎么好?南宫夜冥只说,绑也要绑回来。 冷月风明不再耽搁,动身去‘绑’人了。

叶檀自是不愿去的,但是见来人是风明和冷月,也并没有过多为难。 对于他二人的印象可比南宫夜冥好太多了,更多的也是出于对钟离凉音的担心,真怕那臭丫头出什么事。

所谓医病容易,医心却难,无求生意念?这臭丫头连师傅都不要了吗?叶檀站在病榻前,看着钟离凉音这万念俱灭的神态,叹了口气。

这丫头究竟都遭遇了什么,竟这般生无可恋?真不知该不该救她。 犹豫着不曾出手。 “让我救她可以,但是醒后是去是留,要她自己决定,你不可再干涉,她已怀身孕将近四月,再如此下去神仙难救!”叶檀这话,是向南宫夜冥说的,这徒儿这般,不过因为眼前人,若能离开他,或许会好的。 不曾想,他们两个缘分如此之深,即使那个人去了,他们也能如此走到一起,不过终是孽缘啊!对别人可以,对这唯一的徒儿,终究做不到见死不救。

哎……也只能帮她到这里了。 日后全看她自己的选择。

南宫夜冥只捕捉到四个字‘将近四月?’之前太医诊断,三月有余,怎么她师傅也如此说?莫非不是太后收买了所有太医?而是另有隐情?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南宫夜冥只说了两个字,救人!不敢再怀疑她,那王府看到的血迹也不可能是假……只能让他先救人再做打算。

等等?怀有身孕将近四月?这么说,胎儿还在?……那日他询问胎儿之时,叶檀只说不知道,所以他一度以为胎儿已经不在,恐怕小东西也不知晓,否则她不会是那般神情。

怕是她一直不愿相信孩子没了,所以自己不敢去查看吧?如今胎儿还在,她是不是会重新接受他,他们是不是还有希望?哪里还管得这身孕是几月,她才最重要。

钟离凉音还未醒,不过叶檀说,人已经没事了,让她好好休息。 南宫夜冥不敢有大动作,生怕吵醒熟睡的人儿,并吩咐下人都出去,一切都他自己来。

只想等她醒来告诉她,我们的孩子还在,我们重新开始。 忽然有太监来禀报,丝贵人来探望皇后娘娘。 南宫夜冥皱起眉头,她怎么会来?如是别人定会直接赶走,谁也不能扰了小东西休息,只是她……罢了,让她进来吧。 丝贵人进门后,自觉的放轻了脚步,见到南宫夜冥时也并未说话,只是真诚的行礼,一切无声。 南宫夜冥皱起的眉头缓和,一直以来,都颇为欣赏她的聪明和体贴。 这也是她从一众新进宫的嫔妃中,能够脱颖而出,让南宫夜冥能注意到她的原因。 如果细细端详的话,便会发现她的安静与神韵都和钟离凉音很是相像。

自从丝贵人进来后,钟离凉音睡的似乎不是很安稳,好看的额头微微有些皱起。 南宫夜冥伸出宽厚的手掌,温柔的为她抚平,眼中尽是宠溺疼惜。

丝贵人眼中一闪而过的惊讶,仅瞬间恢复如常,一向冷漠如他,如今竟对一个女子这般呵护。

一直以来,都以为他天性如此,对任何人都一样,相对别人来说,他对自己已经很不一样了。

虽然进宫时间不长,但是已经在新进宫的妃嫔中很有优越感了,现在却有些失落。

如今看来,或许他并不是无情,而是情有所钟?不由得多看了几眼一动不动的钟离凉音。 不禁有些好奇,不知道这个女人,究竟有何魅力,能让那样的一个他如此相待?丝贵人站起身,轻步走到南宫夜冥身旁,刚要触碰到他的手臂,就被一记凌厉挡了回来。 眼中满是慌乱,一时竟忘记了他的底线,从不让人触碰。

她不过是想请他到旁边坐,自己来照顾而已,心中不免有些受伤。

不得已,将想要触碰他的手转移到钟离凉音身上。 蹲在病榻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