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西方诗歌

第一百一十九回 烈火宫的逆袭沧狼行最新章节

本站2019-07-11158人围观
简介 丁全刚一抬头,只听到一阵巨响,暗道不好,想施展轻功起飞,却已是来不及,忙运气硬功相抗。 只闻得一阵铅弹“噼哩叭啦”破空之声,挨了那一脚踢的弟子刘三儿抬头一看,只见那丁全铁塔一般魁梧的身体

第一百一十九回 烈火宫的逆袭沧狼行最新章节

丁全刚一抬头,只听到一阵巨响,暗道不好,想施展轻功起飞,却已是来不及,忙运气硬功相抗。 只闻得一阵铅弹“噼哩叭啦”破空之声,挨了那一脚踢的弟子刘三儿抬头一看,只见那丁全铁塔一般魁梧的身体轰然倒下,身上早被打出数十个血洞,眉心更是被轰出一个大洞,红色的血与白色的脑浆正哗哗地向外流,嘴巴还未来得及闭合,神情中尽是惊惧不信。

刘三儿再一看那些红衣汉子,原来他们分成了三排,第一排的人蹲地发射,一击之后迅速撤到最后一排,而第二排的人则上前继续发射,最后一排的人则在装好弹后进到第二排。

这些火器手均是熟练装填,二发之间就能把铅子填好,加上烟雾弥漫,让敌人视线受阻,看不清虚实,只能听得噼哩叭啦的火器声如爆豆子似的,不绝于耳。

丁全一死,追击的众人皆趴在地上,动都不敢再动一下。

这时只见一道身影迅如雷电,从众人身边一闪而过,爆豆声再度响起,那道身形一飞冲天,大喝一声,双掌向前连续击出,正是那屠龙十八掌的绝技龙翔天际,即使离得十几丈远,趴在地上的衡山众人也能感觉到空气剧烈的波动,耳边也仿佛有龙吟之声。

李沧行见得那人正是丐帮帮主公孙豪,此时公孙豪如天神下凡一般,威风凛凛,那支精钢铁棍正插在其腰间,击出的三掌让烟雾中那些红色的人影一阵东倒西歪,爆豆般的声音也是瞬间停了下来。

公孙豪的身影则落在那烟雾之中,李沧行在其身形没入烟雾前,已经看到他的右手多出了那支铁棍。 透着浓浓的烟雾,只听得龙吟声,钝器击中*时骨骼碎裂的声音,惨叫声与呼呼的风声不绝于耳,而那火器的爆豆一样的巨响则再也听不见了。

地上的众人纷纷爬起,拿起兵刃准备冲上,却见又一道闪电般的身影抢在众人之前冲进了烟雾中。 李沧行认得那人乃是华山派的大弟子司马鸿,他单人独剑就冲进了敌群,只听烟雾中乒乒乓乓一阵响声后,便尽是长剑入体时那种“噗噗”的声音,跟着就是人体倒地时那个扑通声不绝于耳。 伴随着伤者在地上的翻滚的身影和不绝于耳的呻吟声,剑声和龙吟声开始由近及远,而那烟雾也渐渐地散去。

随着烟雾的消散,原先趴在地上的正道人士们也都起身杀了过去,此时只见一地的红衣人在满地打滚,足有四五十名,而稍远处剩下的红衣人们则多数弃了手中的铜管,拔出刀剑,与那公孙豪,司马鸿二人相斗。 只见司马鸿长剑如电,剑术之精李沧行前所未见,武当本是使剑门派中数一数二的,但李沧行眼见司马鸿所使的剑法,超过了自己以前见过的任何一种,不少招数明明知道他会刺向哪个方向,但换了自己就是无法防范。

转眼间司马鸿又刺倒了七八人,其天性似是不喜欢赶尽杀绝,出手均留有分寸,尽量不伤及性命。

另一边的公孙豪则一把铁棍使得如同活物一般,无论是刀剑均无法近其身,他的左手时不时地打出屠龙十八掌来,更是一掌既出,就会有数人口吐鲜血,倒地不起。

那烈火尊者见势不妙,忙挥舞铜锤,上前挡住公孙豪,而司马鸿则更是如入无人之境,当者莫不披靡,转眼间群雄也杀到眼前,烈火宫众人完全无力招架,瞬间倒下六七十人。 烈火尊者眼见情势不妙,与公孙豪硬碰硬地拼了一掌后,发了声喊,从怀里摸出一物,狠狠地向地下一掷,顿时炸出一声巨响,冒出一股浓烟。

剩下的烈火宫弟子们也都如此施为,一时间炸响声此起彼伏,群雄对此已有一定防备,纷纷跳开,抬手间各种暗器出手,烟雾中又是一阵惨叫声。

待到那烟雾散开后,大家发现地上除了躺了二百多具红色的尸体与伤者外,能走路的烈火宫弟子均已撤离。

衡山派在这里折了包括丁全在内的数十名弟子,剩下的人无不悲愤交加,盛大仁带头,所有人刀剑齐下,将还在倒地呻吟的烈火宫伤者一个个全部杀死。 盛大仁仍不解气,又盯着几具尸体挥剑猛斫,直到大卸八块,内脏流了一地,才跟陆松停下手来,抱头痛哭。 众人默默地看着衡山派这样发泄。

换在平时,这些有违侠义的举动必会被阻止,但今日一仗如此惨烈,多少人永远地失去了同门的兄弟姐妹,没人想着去阻止他们发泄心中的愤怒。

李沧行想起在李冰庄上时,那二位师兄对自己嘘寒问暖,照顾得无微不至,就是刚才河里洗漱时,还和其中一人泼水嬉戏过,不曾想这么快就阴阳两隔,不由鼻子一酸,差点落下泪来。

李沧行心里觉得堵得慌,一个人默默地走到河边,站着发呆。 过了一会儿,但觉有人在后面拉着自己的手:“大师兄,你怎么受伤了?”“我没事,师妹你还好吧。 ”李沧行回头看到沐兰湘,清秀的脸庞上满是汗珠,神色极是疲惫,身上衣服破了两处,似是刀剑所划,幸未见血,左耳的吊饰也已不见。

李沧行心中一惊,连忙抓住了沐兰湘的手。 “你受伤了吗?快让我看看。

徐师弟在哪里,他怎么没保护好你?”沐兰湘脸上微微一红,轻轻地说了句“大师兄”,便挣脱了李沧行的手,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脚尖不说话。

李沧行意识到自己刚才的失态,也不知如何是好,一时满脸通红地愣在原地,忽然听到沐兰湘低声说道:“大师兄,你可否陪我走走,我,,我有些话想与你说。 ”李沧行点了点头,陪着沐兰湘沿这小河一路走下去。

一路之上,沐兰湘一直默不作声,低头行路,心事重重,李沧行也不好多问,就这样两人越走越远,一直走到五六里外,连人声也听不见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