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西方诗歌

影视戏剧留学│怎么样才能做一个好的影视戏剧演员?

本站2019-08-19106人围观
简介 关于真实关于真实很好的例子是悲剧。 悲剧能够在文明中流传下来并屡屡出现经品,不是因为我们喜欢痛苦,而是因为我们在痛苦中看到了人性的真实。 而发现真实,是人类最大的动力之一。

影视戏剧留学│怎么样才能做一个好的影视戏剧演员?

关于真实关于真实很好的例子是悲剧。 悲剧能够在文明中流传下来并屡屡出现经品,不是因为我们喜欢痛苦,而是因为我们在痛苦中看到了人性的真实。

而发现真实,是人类最大的动力之一。

好演员是能带领观众发现真实的人,然而,越真实可能也就离舒适越远。 看到真实会让人觉得释放,但通常不会让人感到愉悦。 这也是为什么在娱乐至上的大环境下,电影越来越难打动人心的原因娱乐度上去了,换句话说舒适增加,而真实则远去了。

关于真实没有一套统一标准,但我们很容易可以判断什么是不真实的,如为了迎合观众而刻意讨好,为了表现情绪而刻意夸张,或为了呈现角色某种特质而刻意往某种表情、声音、体态上靠。 又或者为了展现英雄形象,刻意去表演高大全。

另外,很重要的一点是,演员往往为了进入角色而努力把自己的生活变成和角色一样。

这样做虽然没有问题,但过度便会掉进体验派一定追求真情实感才能做到有感而发的陷阱里(如为了感受痛苦用刀划自己,为了感受毒瘾真的吸毒),这是演员在错误理念指导下做出的错误行为。 在探索表演真实性的道路上,前人总结出了值得借鉴的经验,如自然主义,方法派,具象化理论,即兴等。 众所周知演员是一项特殊的职业他们活跃荧屏之上却往往以别的形象登场比如在《霸王别姬》中他不叫张国荣而叫程蝶衣他努力塑造「程蝶衣」的真实性,戏里戏外都做到了不疯魔不成活,人们透过他的表演意识到程蝶衣在数十年来所遭遇的种种险恶,以及所经历的心境转变,这正是张国荣在角色塑造上的有效性。 近代表演艺术教育第一人,前苏联教育家斯坦尼斯拉夫斯基曾说:表演给了演员和观众交流的机会,演员可以通过表演去感动观众,鼓舞观众,教育观众,让他们变得更好,更聪明,更优雅,对社会更有用。

这是一件伟大的工作。 一般来说,成功的角色是那些在故事中发生转变的角色。

演员需要通过表演让观众看到这种转变,让观众明白角色在故事中面对的困境可能也是观众在生活中要面对的,角色通过努力收获的成长转变,也跟观众在生活中的成长相似。 观众看着演员一步步塑造角色,觉得自己也有能力去创造新自我,这样,表演工作就真正有了意义。

对演员来说,带着这种目标去工作,演技和格局会获得很大提升。 接下来我们说另一个核心素质:动人性。 何为动人性?动人,简单来说就是吸引力。

动人的表演除了让观众真切感受到角色的情感和需求,还能让观众感受到更大的意义。

如观众通过演员的表演感受到作者对人性的思考,对社会问题的思考,对真理的思考,对希望和美好的追求,等。

因此,动人性既是表演的基本要求,也是最高要求。 怎样才算动人?亚里士多德是史上第一个系统描述戏剧的人。

在他看来,动人的剧目能让观众对角色产生同情心,下意识地把角色当成值得同情的自己人。

现代戏剧更愿意把同情心称为戏剧可信度。 可信并非意味着写实。 夸张的表演或表演对象和情节高度虚构没有关系,只要它们传达的人性是可信的,也即人之所以为人的本质是可信的就足够了。

即便荒诞的故事,科幻情节、外星生命等,其身上所承载的元素依然具有人性,且让观众产生共鸣依然是这些部分。 只要人性可信,再远离生活经验的事物都能打动人心。

正如《盗梦空间》一样,连环梦境是很难实现的事情,但人物的情感依然饱满。

演员通过表演,和观众建立私密联系。

观众进入角色世界,感受其痛苦和快乐。

这种感受好像我们和爱人或老友相处一样亲密无间。

这种高度参与感叫做「移情」,移情即活在他人感受中。

移情和亚里士多德所谓的同情心不一样。

同情心的前提是同情,移情不需要。 即便是令人讨厌的角色,我们依然可以很好地活在其感受中。

影史上很多令人印象深刻的角色都是反派,这充分证明了移情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