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西方诗歌

第六十五章 带路党的重要性口袋之数据大师最新章节

本站2019-07-11177人围观
简介 突然,殿感觉到一片阴凉,他抬起头一看,立刻看到一个水球正漂浮在他的头上,然后‘嘭’的一声炸裂开来。 哗啦啦……殿面无表情的把同样湿身的毽子草放到脚下,然后慢条斯理的拿出一条毛巾擦了擦脸,

第六十五章 带路党的重要性口袋之数据大师最新章节

突然,殿感觉到一片阴凉,他抬起头一看,立刻看到一个水球正漂浮在他的头上,然后‘嘭’的一声炸裂开来。 哗啦啦……殿面无表情的把同样湿身的毽子草放到脚下,然后慢条斯理的拿出一条毛巾擦了擦脸,把头发弄干,梳理了一下,然后‘啪’的一声。 他把脚下一枚没长熟的树果踩成了粉碎,“走!去把那只毛球找出来,今晚的晚餐决定了,我要把它给炖了!先有贝爷啃蝎肉,后有殿哥炖毛球。 ”刚才那枚水球明显是毛球用念力弄来的,这是赤裸裸的挑衅。

“梦!”梦妖听到有吃的,顿时来了精神。 她绕着殿快速的飞舞了起来,转了一圈又一圈。 虽然毛球看上去没有几两肉,但是炖汤应该还是可以的。 “呐呐?”毽子草的眼睛跟着梦妖的身影一圈圈的转,然后感觉整个世界都开始晃了起来,它迷茫的叫了一声,‘啪’的一声卧倒在了草地上。

大针蜂则挥舞了两下毒针,自家的训练家被神奇宝贝整了,它也很不开心。

它快速的扇动翅膀,一个闪身便追了上去。 既然BOSS发话了,要拿毛球炖汤,那还是先追上再说。

“梦~梦~”梦妖开心的哼着歌,然后脑海中想着到底做什么样的汤比较好。

麻辣的?三鲜的?还是先剁开对半分,做成麻辣三鲜的?可惜,殿他们找了半天结果都没有找到那只毛球的踪迹,对方就像是神秘失踪了一样。

啪!殿一把把手中的树枝折断,面无表情。 “走,去之前的树下。 ”他准备换个方法,先去找上一个带路党。 一颗高大的树下,正躺着一只毛球,它慵懒的躺在树底下的草丛中,对着树荫发呆。

这是一天中它最安心的时候,因为没有食物的烦恼,没有吵杂的烈雀,也没有绿毛虫啃噬树叶的声音,简直是绝佳的午后休息时间。

“毛球。 ”毛球慵懒的滚了一圈,翻了个身子,活动了一下僵硬的身体。 它再次把目光投向了树荫处,突然发现了一副另它浑身颤栗的面孔,以及听到了从其嘴边传出的骇人听闻的的话语。 “你好,我想炖只毛球煮汤喝,你是想活着被煮呢还是死了被煮,或者说半死不活的被煮?”毛球飞快的摇了摇头,然后这才反应过来,它怂个什么,区区一个人类,有什么好怕的!就当它准备奋起的时候,便看到一旁冷着脸的大针蜂以及一根正抵着它头部的毒针。 旁边还有一只挥舞着黑色触手的梦妖,以及一个似乎正准备吃了自己的粉红色绿叶怪物。 “毛球……”毛球迅速的把自己的白色触角抵在地面上,跪倒在地。

单独的一个人类不可怕,但是带着打手的训练家就比较可怕了。

它身为新一代的聪明毛球,从来不会做寡不敌众的蠢事。 如果真的要被炖了,它也选择一个干净威武的死法,起码你得撒点香料,或者临死前给点吃的吧。 “梦?”梦妖用阴影绑着毛球,一边问着殿,似乎在催促他快点把毛球煮了吃了吧。 “等等。

”殿蹲了下来,笑眯眯的对着毛球说道:“我想找到你的一个同伴,就是爱睡在草丛中的,知道么?”“毛球?”毛球歪了歪头,然后褐色的小手点了点自己的嘴,想了想后,突然蹦跳了起来,“毛球,毛球!”殿从这只毛球的表情来看,似乎还真的知道些什么。

可惜,他的神奇宝贝语连零级都没有。 “梦妖,交给你了,让它带我们找到那只毛球,嗯,我不问过程,只要结果,完成之后,我重赏你五根糖葫芦!”“梦!!!”梦妖的眼睛一下子瞪圆了,然后其挥舞了下小手,显然都有些难以置信。 她伸出小手掰了一下,然后快速的点了点头,飞向了有些纳闷的毛球。 “毛球?”毛球一脸不解,刚才不是谈的好好的么,怎么又换人了。 砰!毛球眼睛一花,便看到一道黑影从它眼前擦过,而旁边的一棵小树直接遭了秧,像是被利物划过一样,被砍倒在地。 梦妖为了糖葫芦已经是够拼了,直接使出了全力。

她现在最强的一招便是极度压缩凝聚的影子触手。

穿刺使用的时候,甚至于可以刺进岩石当中,而切割使用的话,比起锋利的尖刀也不遑多让。

唯一的缺点就是特别耗费体力,她现在最多能够保持这种状态半分钟而已,超过半分钟便无法再把影子凝聚成这种强度了。 所以其现在的日常锻炼便多了一项内容,便是努力增加最大强度的影子触手的持续时间。 “毛!毛球!”毛球瞅了瞅旁边的小树,然后看了看自己的小身板,觉得自己肯定扛不住这一下。 它连忙再次毫不要脸皮的跪倒在地。

“梦,梦。 ”梦妖面带微笑的问着,只不过却忘了自己是自带光源的,而且还是红光。

毛球看着自己面前的红色恶魔,飞快的点着小脑袋,生怕回答的慢了一点,就会被切成毛球片,“毛球,毛球!”殿没有管旁边的神奇宝贝之间的对话,因为他相信梦妖会处理好一切事情。

就算是不会为了他,也会为了神圣的糖葫芦奉献出自己的一份力量的。 “梦!”梦妖挺胸抬头的回来了,其身后则是一只乖巧听话的好毛球。 “梦。 ”“毛球!”毛球拼命的点着头,然后向着前方慢慢走去。

梦妖虽然给其松了绑,但是仔细看去,其身后就有着一根纤细的影子突刺正抵着毛球的身后,胁迫感一下子爆表了。

殿当做没看到一样,对着大针蜂示意了一眼,自古以来,干大事的人都要防患于未然,不能亡羊补牢,为时已晚。

他还是给这只毛球再上上一层锁为好。 果然,随着大针蜂的靠近,毛球明显看上去更加的老实了,它的毛发抖了抖,然后更加乖巧的在前面带起了路。 殿摸了摸自己怀中毽子草的叶片,让对方好好留心周围空气流动的异常变化。 “呐呐。

”毽子草轻轻的叫了一声。

它闭上眼睛,全神贯注的感知了起来,并且还准备起了妖精之风,以防不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