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西方诗歌

正文 第1598章 互相算计 10个抒发感情的句子

本站2019-07-077人围观
简介 正文第1598章互相算计作者:泛舟填词虫子还在吼的时候,陆离已经看到案发现场了。 他一直没有现身,第一是因为不确定雷克萨会不会杀个回马枪,第二是捡装备的人很多,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不少,

正文 第1598章 互相算计 10个抒发感情的句子

正文第1598章互相算计作者:泛舟填词虫子还在吼的时候,陆离已经看到案发现场了。

他一直没有现身,第一是因为不确定雷克萨会不会杀个回马枪,第二是捡装备的人很多,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不少,第三就是担心这里还有漏网之鱼。 陆离没有自大到觉得自己就是世界主角,既然他能利用雷克萨的仇恨距离活下来,那么别人为什么就一定发现不了呢。 就比如血匕!他眼睁睁的看着那个在那名盗贼的身后隐匿了行迹,如果没有判断错误的话,那人正是荣耀之都的第一盗贼血匕。 在陆离没有踏入游戏圈之前,游戏圈第一盗贼的名头一直悬而不定,但是血匕毫无疑问是最具竞争力的人选之一,既然荣耀之都是游戏圈第一大势力,那么他能够成为这个大势力最强的盗贼,足以说明问题。 “都淡定点,小心盗贼偷袭,不过也别太刻意,继续捡装备,他会忍不住的,”陆离改变了自己的形态,变成了一个矮子——侏儒,他的NPC形态是人类,就算陆离去除任务模式,如果保持原形的话也太容易被联想到。

所以,他把自己伪装成了一个其他种族——该有多大的脑洞在这种情况还能联想到陆离是NPC啊。 然后,他慢慢的摸了上去。 虫子他们都是优秀的暗杀者,但是他们和血匕比起来还有很大差距,陆离必须亲自出手才有把握快速的解决战斗。 又一个盗贼再弯腰捡装备的时候被血匕从后面偷袭了,不过这一次大家有了防备,血量几乎都是满的,所以这名盗贼及时的开了减伤,血匕只是对他造成了大量的伤害而已。

附近的两个盗贼扑了过来,朝着血匕那淡淡的影子扎了下去。 血匕心底冷笑,根本不把这两个人放在眼里,他心目中的对手或许很多,但是绝对不包括这几个上不了台面的小盗贼,而他注定了要在今天展开血腥的杀戮。

大盗贼的尊严不容侵犯,同时心中团灭的愤懑也需要一个途径来发泄。

不当家不知柴米贵,血匕并不觉得被捡走的装备是个多大的损失,他只觉得尊严被侵犯了,荣耀之都的装备是那么随便就能捡的吗,当着他血匕的面大摇大摆的捡装备,就必须做好死亡的心理准备。 于是,他闪身到了另一边,仍然攻击这个被他打掉了大半血的盗贼。

被打的盗贼不甘心就此被杀死,而且他知道自己此时的任务是尽可能的拖延时间,为其他人到达合适的围攻位置争取机会。

减伤,加血,喝药,反正能用的手段他都要用。

就是不相信这样还能杀死自己,再厉害的明星赛手也是人,既然是人就有一定的上限,屠神证道不敢说,活下来就是对自己最大的肯定。

然而,事实是残酷的,作为盗贼,他居然忽略了血匕之前所谓的爆发居然一个终结技也没用。

盗贼的技能有很多种,在攻击方面大略可以分为攒星技能和终结技,普通技能攻击的时候大概会攒一个到两个连击点,连击点越多,使用终结技造成的伤害就越高。 不用终结技就能把他的血量打掉大半,那么终结技呢。

血匕一个反手背刺就把还在手忙脚乱给自己补血的目标掼倒在地,然后他淡漠的扫了一眼两个不依不饶还想攻击他的盗贼,后退一步遁入了阴影。 “12号往前走六码,9号往左……嗯,慢慢的走,注意感知身边,八号就待在原地别动,如果感知到什么的话立刻发出警报,其他人先靠过来,每人之间间隔两码……”陆离飞快的发出指令,虫子率领的着几十个盗贼按照他的指示不断地移动着位置。

曙光里的战斗,一加一未必等于二,因为两个人有两个脑子,很难配合出最佳的效果。 所以很多组织喜欢招募现实中经过了训练的人,比如退伍军人什么的,他们在服从命令方面表现的非常不错——虫子他们这种地下组织当然不可能吸引到这类人的加入。 但是说起服从,其实小混混也未必就不行。 道上的法则是弱肉强食,血淋淋的规矩和个人威信承载了小混混们的服从法则。

他们为了生存,为了出人头地,无条件的服从权威者的命令,陆离的身份在这个团体是保密的,除了几个元老根本没人知道陆离就是陆离,但是虫子和小黑他们把陆离当成老大,绝对服从。

老大的老大,那就是大哥大,任何人都不会质疑大哥的大哥。

很快,血匕就惊讶的发现这些他眼中的虫子对他的行动造成了威胁,他无论选择什么样的路线似乎都会钻到对方的布置之中,于是他只能不停的改变自己的位置。 有好几次,血匕都差点被叫破了行踪。 如果有法师配合这群盗贼的行动,血匕觉得自己可能已经提前暴露了。 “老大,我刚才似乎感觉到有个人在我左前方,具体多远不知道……”“老大,我后面有人……咦,他没动手,已经走了……”“老大,他在我前面,要不要出手,我要不要动手哇……”一条条的信息汇报到陆离这里,虽然圈子越来越小,这些信息也越来越多,陆离几乎已经能够确定血匕在什么地方了,既然一开始没有强行突破逃走,现在到了这个时候血匕已经成了瓮中之鳖。 然而血匕虽然也觉得越来越麻烦,但是他并认为自己今天会载。

有些行踪是被发现的,有些行踪则是他故意泄露的,他需要试探一下这群神秘盗贼的实力,看看他们能不能感知到自己,多远才会感知到自己。

只要想走,他并不觉得这些人能够留住自己。

之所以一直不走,他的目的是给这些盗贼希望,让他们觉得能够留住自己,这样他们就不会不顾一切的去捡装备,等到荣耀之都的大军到来,这里的人一个也跑不掉。 双方互相算计,都觉得对方是自己五指山下的孙猴子。 直到——陆离出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