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西方诗歌

第九百五十七章 亮相与消失至尊特工最新章节

本站2019-07-0494人围观
简介 “参加酒会就参加酒会,穿啥礼服啊?”柳赋语看着身上漂亮的蓝色吊带礼服,神情很是有着两分扭捏,漂亮的脸蛋微微有着两分绯红。 秦阳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西装,转过头微笑着看着柳赋语“虽然拉

第九百五十七章 亮相与消失至尊特工最新章节

“参加酒会就参加酒会,穿啥礼服啊?”柳赋语看着身上漂亮的蓝色吊带礼服,神情很是有着两分扭捏,漂亮的脸蛋微微有着两分绯红。 秦阳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西装,转过头微笑着看着柳赋语“虽然拉纳卡是小了点,但是好歹也是市长组织的酒会,怎么也得给点面子不是?再说了,你穿上不是很漂亮吗?”柳赋语哼道“我们晚上是要去打架杀人呢,穿成这样怎么打架?”秦阳笑道“没关系,你可以把你的衣服带上,离开后在车子里更换,反正夏天的衣服都很简单,一套就搞定了。 ”看着柳赋语还要说啥,秦阳摆摆手,举起手机“好啦,就这么决定了,这么漂亮,怎么也得拍照留念一下啊,嗯,这里背景不好,你站在靠窗的位置,可以看到海……”柳赋语咬了咬嘴唇,但是却出奇的没有出言反对,看得出来,她对自己今日的漂亮还是很满意的。 秦阳找寻着角度,给她拍了几张,然后点开看了看,满意的点头“嗯,不错。 ”柳赋语凑了过来,看了几眼道“给我发过来……记得发原图哦。 ”秦阳忍住笑,把照片给柳赋语发了过去。

柳赋语收到图片,存了之后,忽然抬头“你手机里存着我的照片干啥,删掉删掉……”秦阳无语,随手将手机往自己裤兜里一揣道“你这是过河拆桥啊,反正我不会删的,有本事你自己过来拿……”柳赋语看了一眼揣手机的裤兜,哼了一声表达自己的不满,但是却也没真伸手来抢。

秦阳嘿嘿一笑“走吧,我们得趁着天色大亮的时候先抵达会场,否则,难保不得先遇到麻烦。

”“嗯。 ”秦阳提着一个背包跟在柳赋语的背后,到了车库,秦阳将背包丢到车上,然后启动了车子。

秦阳两人先行抵达会场,酒会还没开始,秦阳提起自己的背包,走到了前酒店前台,叫了一名服务生,给了一张钞票,低声吩咐了几句,然后将背包交给了他。

秦阳和柳赋语两人不急不躁的在酒店先吃了晚饭,磨蹭了一会儿,酒会时间才到,两人离开餐厅,向着会场而去。 柳赋语跟在秦阳身边步入会场,会场上都是衣冠楚楚的社会名流,秦阳这个东方年轻面孔刚出现,便引起了大家的注意。

拉纳卡并不大,这里的名流彼此都相互认识,他们都是第一次看到秦阳,很陌生,不过在看到秦阳身边的孟秋时,大家便已经明白了这个青年就是在最近飓风这场奇诡的收购战中理财了强大对手成功控股的秦戈投资老板秦阳。 飓风研究所在拉纳卡也是有独特地位的,大家自然也都在关注,瑞恩失踪,孙建宏和安德斯陆续死亡,在这场风云诡变的斗争中,年纪轻轻的秦阳能够胜利,这自然让大家对他都充满了好奇。 这个青年到底是何方神圣?倒也没多少人怀疑秦阳和孙建宏、安德斯的死有关系,毕竟孙建宏死了,他的股份落在博恩投资手里,安德斯死了,但是他的股份秦阳光明正大从他家人手里明码实价收购到手里的,众人好奇的是秦阳如此年轻,挡得住明面的刀枪,能够挡住暗地的暗箭吗?很快有人主动上前和秦阳结识,秦阳应付了两个人后便转头对着柳赋语道“你找个地方喝点东西,休息下吧,不用陪我应酬,注意手机信息。 ”柳赋语对这种应酬丝毫没有兴趣,早就不想呆在秦阳身边了,当下点了点头,径直的走到了一边坐了下来,眼光却并没有离开秦阳。 秦阳就在孟秋的陪伴下和这些人闲聊着,没一会儿,拉纳卡市长便出现了,拉着秦阳亲切的聊了一通。

柳赋语坐在不远处就这么看着秦阳和人各种瞎侃闲聊,眼光不由有着两分惊奇。 她知道修行者是特殊的群体,心理上比普通人更强大,还有一种优越感,但是这也并不代表着修行者就可以在这样的场合应对自如,至少她就做不到,她的笑容是勉强的,言语是贫乏的,甚至心理也是别扭的,可是秦阳看起来却似乎做得很好。 想想秦阳二十一岁的年龄,柳赋语心中忍不住有着两分感叹,隐门弟子的优秀果然不单单表现在修行天赋和实力的强大,更表现在其他的方方面面,水月宗虽然高手众多,但是真要论影响力,可能还不如隐门这两三个人强呢。

和柳赋语有着同样感慨的还有孟秋,原本孟秋还担心着秦阳在这样的场合可能会有些不适应,但是秦阳的表现却是彻底的征服了孟秋,秦阳表现的比最老练的政客还要轻松熟练,交际手腕灵活,就连拉纳卡市长都连连赞叹了好几次秦阳是青年才俊才华过人。

秦阳一边和众人聊着,一遍注意着时间,当时间到了八点二十五的时候,秦阳基本已经和该聊的人都聊过了,宴会已经逐渐接近尾声,秦阳和孟秋打了声招呼后,悄然的走向了卫生间的方向,同时给柳赋语发了消息。 柳赋语站起了身子,施施然的走出了大厅,然后快速的下到了车库,回到了自己的车上,迅速的换掉了自己身上的装束,然后开着车子离开了车库,前往和司徒香会和。

秦阳不急不缓的走向卫生间,一个侍应生提着秦阳的背包等候在厕所里,秦阳接过背包直接走进了隔间里,迅速的脱掉了自己的西服,换成了黑色t恤,短裤,凉鞋,再将仿真皮面具戴上,最后给自己扣上一副黑框眼镜,背着装着西装的背包,离开了卫生间。 秦阳走出来时,眼光一扫,便发现在通往大厅方向,有个男人正靠在阳台边抽烟,但是他的眼光却关注着卫生间方向,锐利而隐蔽的打量着每一个人。

秦阳走出来的时候,他的目光在秦阳身上扫过,几乎没有任何停留,显然,他甚至连一点怀疑都没有,毕竟秦阳的两幅装扮完完全全就是两个人。

秦阳大大方方的背着背包,从他的面前就这么施施然的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