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西方诗歌

别忽略了父母们的爱情(情感)

本站2019-06-28128人围观
简介 他们50岁那年,开始了两地分居的生活。 她去给城里的儿子看孩子。 儿子原本想把他也一起接走的,却遭到了他的拒绝。 他说,城里有啥好,除了车就是楼,没有岭上空气新鲜。 儿

	别忽略了父母们的爱情(情感)

他们50岁那年,开始了两地分居的生活。 她去给城里的儿子看孩子。 儿子原本想把他也一起接走的,却遭到了他的拒绝。

他说,城里有啥好,除了车就是楼,没有岭上空气新鲜。

儿子知道他的脾气,不再坚持,带着母亲一步三回头地走了。

从此,寂静凄清的小院,只有他进进出出。 她只能逢着节假日,儿子儿媳不上班时才能匆忙回家一趟。

也不过呆个一两天,就又得匆忙赶回去。 蒸馍、煮肉、炸丸子,她回家一次。 他们家里就像过一次年。

吃着她为他做的那些可口的饭菜,他只呵呵地傻笑,不会说一句动听的情话。

但他会跟她说他们的那些树。

那些树,就在他们院子前面那片光秃秃的青石岭上,是她进城的那一年,他开始栽的。

他从城里买回几捆小杨树苗儿,从山上的沟里挑来一担又一担的土,又从岭下的河里挑来一担又一担的水,没日没夜地在那片秃岭上忙活了十几天,那片被黄沙覆盖的青石岭上就多了一片不大不小的杨树林。

8年,她在城乡之间那条路上来来回回奔波了8年,他独自一人在那方荒岭小院里守了8年。

8年里,他们的小孙子都已上了小学,8午前他栽下的那片小白杨已长成了大树。 她脸上起了皱纹,他的腰也弯了。 她终于从城里搬了回来,和他在一起。 对子女的义务她已完成,剩下的时光,她只想与他静静地守在一起。 那天下午,她做了他最爱吃的红烧排骨,又给他温上了一壶老酒。

坐在桌子前,他的话忽然就多了起来:“那些树,再过几年都成材了,估计也能卖上个几万块钱了。

”“看这几年,为了这片树,你累成什么样了。 ”她嗔怪他。

“嘿嘿,等你年纪大了,有这些树你就不愁,也不用给孩子增添负担……”她无语,一下子怔在那里。

那些树,是他为她种的养老树。 没过多久,他走了。 前来为他施救的医生说,他有很严重的心脏病,估计不止一年两年了。

她不知道,他却应该是知道的。 她是我的小姨,他是我的小姨夫。 前几天打电话回家,听到他去世的消息,一时无法接受,为小姨也为他。 他们的好日子,似乎才刚刚开始。

那一块伤心地,小姨应该不会久留,连最后一个让她牵挂的人也去了,她一定会重返城里儿子的家。 我们做小辈的这么猜也这么希望,可再将电话打回去时,却听小姨说,从此后她哪里也不去,就守着那个家那个院还有院前杨树林里的他……电话这端的我,终于忍不住,泪如雨下,为着那些平素被我们忽略的父辈们的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