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西方诗歌

第一百六十八回 云涯子的私生子沧狼行最新章节

本站2019-07-0690人围观
简介 火星子连连摆手:“哎呀,别这样叫我了,多不好意思,以后只有我们二人时还是我叫你师兄吧。 ”李沧行笑了笑:“别别别,规矩不能变的,以前在武当时有个石浩石师弟,年纪比我还大了四五岁呢,但入门

第一百六十八回 云涯子的私生子沧狼行最新章节

火星子连连摆手:“哎呀,别这样叫我了,多不好意思,以后只有我们二人时还是我叫你师兄吧。

”李沧行笑了笑:“别别别,规矩不能变的,以前在武当时有个石浩石师弟,年纪比我还大了四五岁呢,但入门晚,还要叫小师妹作师姐呢。

”一提到小师妹,李沧行心中一酸,竟然说不下去了。 火星子多少也听说过一些他们的事,一见他这模样,也不再说什么,点了点头就走开了。

饭后李沧行到云涯子那里去了一趟,这二个月云涯子一直在找机会试每个弟子的功夫,但仍然一点头绪也没有,火松子是他的重点关注对象,也是一切如故,没有一丝破绽。

二人商量了半天仍无头绪,临走时云涯子又给了他丢失的二招腿法与折梅手的招式书,是云涯子自己这两个月根据记忆重新写出来的,书上墨迹尤新,云涯子千叮咛,万嘱咐,要李沧行这回千万要收好,李沧行惊喜之余,叩谢而去。

从这时开始,李沧行除了练功以外,更多的是跟每个师兄拆招,试图从中能找出有人练过这二门功夫的证据,为了达到这目的,他下手不象以前那样只用五六分劲,几乎每次拆招都用上*分力,两个多月下来打成轻伤的师兄就有十余人,以至到了后来,没几人愿意再陪他拆招了。

而每天晚上,他都会象一个夜游魂一样地跑遍整个后山,想找到有没有人偷练这功夫,连除夕之夜也没有放过,让他失望的是四个多月下来,同样没有一点线索,每晚找人的最后结果就是自己在后山找个地方练到三更。 已进寒冬,李沧行为了弥补自己近三个月没练功的损失,日夜苦练,鸳鸯腿法的八式已经全部练成,折梅手也练到了最后一招,可以不看秘籍自行修炼。 为防万一,他把两门武功书都还给了云涯子,就这样,不知不觉又是一年春来到。 这一天的早晨,李沧行吃过早饭后被叫到云涯子的闭关山洞,一进洞后发现火华子也在,云涯子坐在榻上,一脸严肃。

来三清观一年多了,李沧行还很少见他这样,一时也不知如何开口。

过了一会儿,只听云涯子缓缓地说道:“武林的大劫难恐怕就要到来,少不得一阵腥风血雨了,你们二人速速作些准备,午后就下山,去西域的甘州白驼山庄。

”李沧行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掌门,出什么事了?我们和西北一带的武林素无往来,好端端的去那里做什么。 ”云涯子缓缓地举起了手中的一封信:“白驼山庄新任庄主,人称玉面郎君的甘州大侠欧阳可,十日前遍发英雄贴,请天下英雄于三月初三齐聚白驼山庄,他说要当众揭露林凤仙的死因。 ”李沧行猛地浑身一震:“什么,那个什么欧阳可查清了此事?”云涯子点了点头:“信上是这样说的,他说另有真凶,峨眉派绝不是真正的凶手,但没具体点出是谁,只是说要在天下英雄面前揭开这个谜底。

”李沧行想起当然和澄光的对话,心中一阵酸楚:“当年我和澄光师父讨论这事时,师父就认定此事太过巧合,绝不是这么简单。 想不到果真如此。 ”云涯子正色道:“是的,叫你们去就是想弄明白这事,也许对我们当前的查黑手一事有所帮助。 ”李沧行一听云涯子说出查黑手一事,猛然想起火华子还在旁边,急得连向云涯子使眼色。 而云涯子则哈哈大笑,捻着胡须道:“沧行,有些事情也不用再瞒你了,华儿是绝对可以信任的。 我们的事情一开始都是向他公开的。 ”李沧行睁大了双眼:“为什么?您不是说任何人都是有嫌疑的吗?那火松子和火练子师兄是否也能信任?”云涯子摇了摇头,神情肃穆:“不一样,因为,华儿是我的亲生儿子。

”李沧行的脑袋“嗡”地一声,不觉向后退了二步,再仔细一看火华子与云涯子,眉目间果然有几分相似,自己以前从未注意到这些,心中暗骂自己该死,转而一想却觉不对,拱手道:“此事应该是本派绝密,为何掌门要向弟子告知?”云涯子叹了一口气,道:“本派内忧外患,上次失书的事足以证明紫光道长的担忧是对的,奸徒已经混入了本派,事实上在你来我派之前,就有人去过我的卧室翻过,只是我藏书处一向隐秘,别人无所得知罢了。

”李沧行倒吸一口冷气:“竟有此事!?”云涯子点了点头:“本来我以为只有我派一家有这内鬼的存在,上次你和我说起过你在武当时就遭人陷害,我才知道,这一定是一个强大的黑暗势力渗透入到各门各派,所以才会彻底相信你。 ”李沧行一下子全明白了,他看着火华子,说道:“那,那华师兄也一直在为掌门探查这些事了?”云涯子看了一眼火华子,说道:“当然,在你来以前,他是我唯一能信任的人。

本派之内,火练子心思缜密为人深藏不露,火松子则是大巧藏于拙,外表轻浮莽撞,实际上人极聪明,我到现在也不能看透他们。 多次试探,也不能查出什么端倪。 ”李沧行继续问道:“别人是否得知华师兄的身份?”火华子在一边一直沉默不语,听到这话突然开了口:“全派上下,你是第一个知道的。

”“哦?”李沧行这回倒不是非常吃惊了。

火华子解释道:“因为家母并不是人所共知的那位师父的元配师妹,而是以前他行走江湖时邂逅的一位女侠,后来师父临危受命执掌师门,为稳定人心,必须要娶自己的师妹清虚道长,她也是上任掌门,青灵子师公的千金。

”火华子的声音低了下去:“家母则在生下我后得了场病,不久就去了。

后来师父把我接上了山,而清虚道长得知此事后,也赌气云游四方,再也没回三清观过,对外只说是到三清观的别院白云观任观主。 ”“为避人耳目,师父对外一直宣称我是他捡回来的徒弟。

这些事本不足为外人道,但你对我们无所隐瞒,现在事情紧急,我们也不能再瞒你此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