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西方诗歌

名门悍妻:总裁,来战

本站2019-07-1847人围观
简介 正文第十章万全之策[更新时间]2019-03-2120:58:10[字数]2028苏寒从包厢出来后,就知道自己算是闯了大祸了。 凭谢瑾堂的身份地位,肯定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她只能在

名门悍妻:总裁,来战

正文第十章万全之策[更新时间]2019-03-2120:58:10[字数]2028苏寒从包厢出来后,就知道自己算是闯了大祸了。

凭谢瑾堂的身份地位,肯定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她只能在他查到她真实身份之前,弄一个混淆视听的假身份,将他的思路扰乱。 要是能就此让他放手的话,就再好不过了。

她快步回到自己的房间,翻找出一个小型妨窃听手机,给同事拨打了一个电话。

“喂?小五,我现在有事请你帮忙。 你想办法帮我伪造一个身份,就用凌若云好了。 她当初是夜总会的小姐,被我给救了,用她的应该没什么大问题。 ”“你好端端的伪造身份干什么?上头也没交代这个任务啊。 ”“让你弄你就弄,哪来那么多废话!对了,弄好以后记得把新的身份资料发我一份,免得到时候穿帮。 ”“好嘞,你等着,马上就好。

”话音未落,电话那边就传来一阵噼噼啪啪的键盘敲打声。 苏寒急得来回踱步,还不得不分神听外面的动静。

没几秒时间,果然听到有人在搜各个房间,动作很大。 果然来了。 苏寒心尖一拧,用最快的动作收拾好东西,打开窗户,忙从窗户翻了出去。 腰上挂着钩子,另一头紧紧勾着墙内。

由于这东西很细小,不容易被发现。

她前脚调整好姿势,后脚房门就被那帮人一脚踹开,凌乱的脚步声听起来分外明显。

“人呢?”“没人!床是乱的,估计跑了没多久。 ”“告诉守门的,让他们把门看紧了。

谢少放话了,就算是把这个夜总会给翻个个儿,都要把人给找到!”“是!”里面传来应和声。

苏寒紧紧扒着墙壁,眉心皱紧,不自觉屏住呼吸,往黑暗中躲了躲,保证灯光不会照到,里面那帮人也不会找到她。

就在她调整姿势的时候,一道沉稳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明显感觉到有人来到了窗边。 呼吸不断收紧。 这个男人为了找她,还真是下了血本啊!为了避免身份暴露,还是尽快离开夜总会比较好。

就在她暗自盘算的时候,站在窗边的男人低头看了眼窗外,仔细观察一圈之后,带着人离开了。

直到房门轻声关上,苏寒的心依然揪得紧紧的,不敢有丝毫放松。

就在她小心翼翼观察周边环境,准备慢慢降低高度,从上面跳下去的时候,电话振动了一声,一份新的文件传输进来。

耳边响起小五的声音。

“苏寒姐,头儿说了,既然你已经在夜总会里待着了,就不要出来乱晃了。

那个毒贩还有几个同党在逃,听说他们已经开出高价来买你的人头,你最近还是小心一点。 ”“靠!那几个同伙不是已经让人抓起来了吗?”“又让逃了。

”“可我现在还在被别人追查,他们已经把夜总会翻了个底朝天了*。 我现在留下来,不是等死吗?”“苏寒姐,你也太惨了吧。

一下被两波人追查,人品还真是烂到家了。 平时就告诉你,让你多积德,现在好了,报应来了。 得罪了谢大少,你的日子算是难过了。

”小五冷嘲热讽地说了几句,听不出一点紧张担心的味道。

苏寒咬了咬牙关,直接挂掉了电话,吭哧吭哧地爬回窗户。 和那帮亡命徒比起来,谢瑾堂还真不算什么。

明亮的别墅客厅内,医生迫于身旁男人的强大威压,战战兢兢地将一瓶药水放在桌上,沉声提醒:“谢总只要在洗脸的时候,在水里兑上这些药水,脸上的墨迹就能洗干净,而且不会有任何副作用。 ”坐在一旁的男人长腿交叠,眉眼之间,一道幽冷的气息从眼底射出,直直扫在医生身上。

身子向前一探,拿起那个小药瓶看了一眼。 眼眸微眯,一股寒气在眼底不断氤氲蒸腾。

一片死寂中,助理拿着一份文件走了进来。

轻缓沉稳的脚步声将屋内的气氛打破,医生趁机深吸一口气,擦了擦额角的冷汗。

“总裁,资料已经整理出来了,您请过目。

”他将资料递了过去后,小心翼翼地观察了一下谢瑾堂的脸色。 迟疑几秒后,补充道:“那个女人还没找到,多半是从夜总会跑了,还要继续追查下去吗?”“跑了?”“是……”“这个女人还有点能耐。 ”最好别让他抓住。

要是被他碰见,他可不一定会轻饶。 思索沉吟间,他拿起桌上的文件扫了一眼。 目光触及到文件上的名字时,眉心冷蹙,眼底闪过一抹凉意,削薄的唇角冷冷勾起一抹弧度。

“凌若云?展家的私生女?”“一个月前展家家主病重,家族生意都交给展旻管理。 展旻担心凌若云抢夺家产,就将她送进夜总会,以此来摧毁折磨她。 ”“现在凌若云知道自己的身份吗?”“按理来说,不知道。

”“行了,你们都下去吧。

”谢瑾堂随手将资料扔在一边,面色深沉地吩咐一句,眼底蒙了一层让人看不通透的意味。

其他几位松了一口气,忙退了出去。

谢瑾堂看着资料上那张照片,唇角冷勾,一抹意味深长的凉意从脸上一闪而过。 展家的私生女……这下更有意思了。 夜总会,苏寒姿态懒散地躺在床上,拨弄着戴在手腕上的定位手表,一阵匆匆忙忙的脚步声在走廊响起。

她很是不耐地深吸一口气。 还不等对方敲门,拉长声音来了一句:“进。 ”话音未落,就见经理面色紧张地走了进来。

“苏……凌小姐,听说谢总刚才找你了?现在他们都走了,你也赶紧去别的地方避避吧。 他们这帮人不好惹,别被他们抓了。

”“他们都走了,我还怕什么?你该不会是嫌我吃得多,想赶我走吧?”她说这些话的时候,撩起眼皮朝经理扫了过去。

目光幽凉,带着几分兴师问罪的味道。

经理目光闪烁了一下。

讪笑一声,正要说话,苏寒便挥了挥手,侧过身子躺在另一边:“我还不想走,就算天王老子来了我也不走。 麻烦经理帮我把饭端过来,我饿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