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西方诗歌

第252章 灰棺冲关地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本站2019-07-1158人围观
简介 咚咚咚前方,翻腾的血雾中,一片废墟瓦砾之上,一道道黑影逐渐清晰,破雾而出。 随着一阵闷响,近百具石棺落地,排成一列,出现在秦墨三人面前。 这一情景,饶是三人胆子再大,也是心中毛,因

第252章 灰棺冲关地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咚咚咚前方,翻腾的血雾中,一片废墟瓦砾之上,一道道黑影逐渐清晰,破雾而出。

随着一阵闷响,近百具石棺落地,排成一列,出现在秦墨三人面前。 这一情景,饶是三人胆子再大,也是心中毛,因为实在太诡异了。

难道这些石棺中,又会有近百个血婴出世,这样的诡事谁也不想碰到呀。 即使秦墨有前世今生的经历,前世更是深入绝地,也从未遇到过这样的事情,他心里也是一阵虚。

“哪个,帮什么忙?真的是三件映日遗宝的报酬吗?”严世混干咳一声,率先问,让秦墨、周渊烈一阵侧目,这家伙真是要宝不要命,这个血婴太诡异了,所托之事,未必是好事啊!咔嚓、咔嚓一具具石棺悄然滑开,在三人惊悚的注视中,却是没有血婴出世,而是一股股气息弥漫,逐渐形成一群身影。

这群身影,很模糊,有些如轻烟般迷蒙,皆是人形,却是一股股决然的意志,死后不屈,因而再现。

“这是,上上次千年之战中,陨落豪杰们的残魂吗”周渊烈大受震动,他看清一些身影的模样,曾在古籍中瞻仰过遗容,那是战死在这片战场的豪杰。 这群身影没有答,却是注视着三人,那些目光都很清澈,似是传达着一股意志。 不屈!生前,他们是人族的豪杰,誓死杀敌,死后,他们依然不屈,残魂不灭这一刻,秦墨三人默然,他们感受到一股不屈的意志,渴望他们伸出援手。 “助我等一次,映日三件宝物为酬劳,绝不食言!”那个血婴这般应。 秦墨迈前一步,道:“请说,我愿帮忙!”身后,周渊烈、严世混亦是跟上,两人默默点头,千年之战的人族豪杰,乃是后辈的榜样,是英雄!如有遗愿,两人自是义不容辞。

然而,这一刻,血婴却是沉默了,他笼罩一团血光中,微微转头,看向一具具石棺,神情流露一丝悲意。 “我等希望你们三人,能够将这片坟场的所有骸骨,尽数摧毁,挫骨扬灰,在这世上抹去痕迹”此言一出,秦墨三人不禁骇然,将逝去豪杰的遗骸,尽数挫骨扬灰?这怎么可以,如此行径,邪魔都会唾弃,他们怎能去做。

一时间,秦墨想到不久前,血婴求他碎骨之举,心中不由一动,那种不详的预感却是越来越浓烈。

不过,三人依然坚决摇头,摧毁豪杰骸骨,实是人神共愤之举,他们做不到。 “你们做不到,你们想成为罪人吗?”血婴厉喝,那双血珠光,充满诡异,宛如厉鬼般可怖。

“我忍受屈辱,以血婴复生,就是要寻找碎骨之人,你们若是拒绝,才是真正铸成大错”血婴苍老的声音荡,伴随一片血雨而起,让人心中莫名凉。 到底是何故,要摧毁这些豪杰们的遗骸?挫骨扬灰,这太残忍了!周渊烈三人胸口一阵堵,一阵缄默,而后询问缘由,却被告知,三人实力太弱,莫要刨根问底,只需出手援助即可。

要看良久,三人咬了咬牙,终是点头同意。

“你别坑我们啊!否则,我睡觉天天都咒你!”严世混盯着血婴,声音嘶哑的开口。

他行事固然百无禁忌,但是,有所为有所不为,摧毁豪杰骸骨之事,实是触动他的底限。

血婴点了点头,神情很平和,告诉三人如何进行。 指着严世混、周渊烈,血婴缓缓说道:“那群亵渎者破开映日遗宝的力场,至少还需七日。 到时,你们两人与我等一起,破开这根阵旗,使这座大阵错乱,将那群亵渎者坑杀在这里。

”转头,看向秦墨,猩红目光转动,血婴开口道:“剑者,摧毁我等战友骸骨的重责,还是由你来负责。

”为何是我承担重责?!秦墨脸色黑,尤其看到严、周两人如释重负的神情,他心中则是骂开了,这种有干天和的事情,却要由他来承担重责,他能够拒绝吗?“先,你要在七日内,突破现有层次,达至先天境界。 ”血婴又道。 闻言,秦墨心中一紧,在“血骨沼泽”冲击先天境界?那等于是同时开启斗战圣体第三、第四层,这样的过程太凶险了。 似是洞悉一切的秘密,血婴淡淡笑道:“无妨,剑者,你尽管突破,我等战友们助你一臂之力。 若是冲关失败,是你的命,也是我等的命”“勿担心冲关之地,我等为你准备绝佳之地!”血婴又补充道。

秦墨沉默,而后点头,既是事已至此,索性抛开一切,全力冲关。

砰!远处血雾中,一具石棺飞来,竖着落地,棺盖缓缓打开,显露宽敞的空间,犹如一间石室。

这一具石棺很不同,其上交错刻痕,有玄奥的阵纹,流转沉凝晦涩的气息。

还有无数的刀剑划痕,显是经历过无数战斗,所残留的痕迹,让人无比惊异。

这一具石棺,究竟曾经历过怎样的事情,竟会留下如此多的战斗痕迹,倒不像是死者安息之所,反而像是一具战车。 站在这座灰色石棺前,秦墨三人感到莫名的压抑,有种难以越,高山仰止的感觉。

“进去吧,里面即是绝佳冲关地。 ”血婴低语。 秦墨嘴唇蠕动,很想询问这具灰色石棺,到底是哪位强者的安息之地,终是没有言语,走了进去。

砰,棺盖合拢,灰色石棺中流淌缕缕光华,悬空而起,立地三尺,静静悬立。 砰砰砰一连串的闷响传出,周围近百具石棺飞旋起来,排列成一个玄奥的阵势,将灰色石棺包围在中央。

刹那间,此地模糊起来,一阵烟尘涌动,一切化为透明,消失不见。 这座阵势中,周渊烈、严世混也被卷了进来,两人站在阵势边缘,不禁是目瞪口呆。 这样的情景,真的很诡异,两人也有些怀疑,因为血婴弄出的阵仗太诡异,他们担心秦墨的安全。

半空中,那个血婴周身环绕血光,于虚空中摇曳,婴儿的手臂连连挥动,结出一道道奇玄的手势,一丝丝天地之力被引动,旋即拍在灰色石棺上。

血婴喷出一口鲜血,灰色石棺立时浮现无数阵纹,光芒如水,在阵纹中流淌,形成一道完整的阵势。 阵中阵!周、严两人看呆了,能在瞬息之间,布置两道玄级阵法,并且,还是在地级杀阵中布置成功,其难度难以想象。 此时,血婴做完这一切,转头望去,淡淡道:“此子凡,其冲关的动静难以想象。

你们静静观看,会有收获。 ”闻言,周、严两人心中一凛,他们都是各自宗门的绝顶天才,受到宗门的重点培养。 对于先天境界的突破过程,早已了然于胸,严世混更是先天六段的强者。

可是,这血婴却让两人观看,这让两人很惊异。 尤其,这血婴的前身,是上上次千年之战的大高手,从这群豪杰残魂的态度来看,极可能是震慑八方的绝世强者,越无数同辈天才,举世难有敌手。 但是,这血婴对秦墨的评价,竟是凡!这个评价实是有些重了,放在周、严两人身上,都是无法承受。 与此同时。

秦墨已经盘坐棺中,与外界隔绝,棺壁上浮现缕缕阵纹,流转光辉,宛如一片星空,将他包裹其中。 砰,棺壁开始喷吐精气,氤氲成雾,形成一处密闭的宝地。 这样精纯浓烈的天地之力,即使是全新的冰焱峰后山,也是无法比拟的,那血婴确实没说谎,这具灰色石棺是极佳的冲关地。 “血肉化气焰,千丈冲云霄,此身为熔炉,一缕真焰耀乾坤!想不到竟会在此处,冲击斗战圣体的第三、第四层,在此处冲击先天境界!”秦墨失笑摇头,皆说世事难料,确是如此。 之前的打算,还是准备“血骨沼泽”试炼结束,在冰焱峰后山的宝地,冲关突破呢。 开始!目光一凝,秦墨运转真气,【本书最新更新地址请一下云.来.阁即可获得本书的最新章节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