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西方诗歌

第180章:冷锋刀刃,滚烫热血

本站2019-08-14124人围观
简介 敲门声急促,元夕率先闯了进来。 “清和,官舍被人围了。 ” 话语还没说完,就被眼前的景象给惊呆了。 满地碎裂的物件,衣着不整的两人,一点的凌乱以及—— 段清和

第180章:冷锋刀刃,滚烫热血

  敲门声急促,元夕率先闯了进来。

  “清和,官舍被人围了。

”  话语还没说完,就被眼前的景象给惊呆了。   满地碎裂的物件,衣着不整的两人,一点的凌乱以及——  段清和那只被扎了对穿的手掌。

  冷锋刀刃,滚烫鲜血。

  触目惊心啊!  马头匕首狰狞,被鲜血沁出的手掌也狰狞。   “清和……”元夕被惊得愣住了,脸‘唰’一下就白了。

  段清和却眼疾手快的扯下自己脖子上的围巾,盖在手掌上,皱眉不耐道:“什么事?”  元夕喉头一滚,将所有的惊愕和疑惑都憋了回去,快速道:“官舍被围了,全是片儿警,说是临检,但来得都不是我们认识的人。

”  “老徐呢?”  “老徐那脾气哪里能忍住啊,正带着人在那闹呢。

”  “先扶我起来,给陆燃几个打电话。 ”段清和眉色不改,语调平静。   元夕忙上前将轮椅推了过来,将段清和扶上了轮椅,眼角瞟到被围巾盖住的手掌,顿时迟疑道:“让老徐赶快安排个医生过来吧,这伤……”  “不用。

”段清和打断了他的话,眼神稍冷。

  元夕倏然闭嘴,忽然就明白了。   段清和是不想让徐京墨看到,老徐护短,尤其护段清和的短。   段清和这伤十之八九跟宋青葵有关系,被老徐要是看到了,宋青葵怕是就会有祸了。   脑子里想到方才一眼瞥过的可怖景象,顿时一阵龇牙咧嘴的疼。   但看着段清和一脸平静无比的模样,又恍然是不是自己的错觉。

  “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推我出去!”  “哦哦,好。 ”元夕忙是上前来准备将段清和推出去。   “等等……”  元夕又是停下了动作。

  段清和侧头朝着坐在地上正在恍神的宋青葵说了一句,“不舒服先去躺着,我待会儿就回来。 ”  宋青葵嗓子微哑,“放我走。 ”  段清和却是没有回话,只眸色微敛,示意元夕出去。   出了门,沿着走廊出去,一转角入目就是一片乱相。   点着烛火的铜灯挂在壁角,地上都是碎裂的玻璃碎片,复刻版的十二生肖之首都倒在了大厅,一眼望去,浮华不再,一片狼藉。   徐京墨插着腰站在那儿,怒气盈满全身,似乎是快忍到极点了。

  定睛一瞧,站在他面前的竟是一个女人。   藏青色的长发,带着锐气的眼眸,可不正是夏音离。   夏音离一眼就看到了徐京墨身旁的李永军,顿时新仇旧恨涌上心头。   “怎么?递名片不成,干脆直接绑人了?真是可笑。 ”  徐京墨是个骨子里有大男子主义的,自然是不想跟一个女人有口舌之争,掉份儿——  当即摆摆手,“听不懂你在说什么,趁着我心情好,赶快滚吧。 ”  夏音离是个暴脾气,倒也干脆,直接上前揪着徐京墨的皮草衣领往下一拽——  “装什么傻,把宋青葵给我交出来。

”  徐京墨被她一拽,差点连眼镜都掉下来了,心头一阵火起,“松开,你别以为我不打女人!”  话音还没落下,夏音离抡圆了胳膊就结结实实给了他一巴掌——  “啪!”  那叫一个响亮。

  打得徐京墨当即耳朵都嗡嗡作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