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西方诗歌

第三百二十三章 明争暗斗终极武力最新章节

本站2019-07-09161人围观
简介 第三百二十三章明争暗斗只是几个呼吸的功夫,继范尼斯特之后,星环流,飞鹰流,飓风门和极北极真派的四个年轻高手就全被王越举手击毙。 呼哧呼哧时间仿佛就在这一刻定格了,房间里莫名的就陷入到一片

第三百二十三章 明争暗斗终极武力最新章节

第三百二十三章明争暗斗只是几个呼吸的功夫,继范尼斯特之后,星环流,飞鹰流,飓风门和极北极真派的四个年轻高手就全被王越举手击毙。

呼哧呼哧时间仿佛就在这一刻定格了,房间里莫名的就陷入到一片诡异的静寂中,随后又过了十几秒钟之后,如同安德烈-舍普琴科,谢尔盖以及梅勒安和缇雅这四个人仿佛都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一个个面面相觑,久久不语。 一时间,房间里满是沉重的呼吸声。 王越的功夫变化的实在是太大了,几乎每一次见到他,都会在他的身上感觉到一种日新月异的巨大变化,尤其是这一次的挑战,军方做的准备不可谓不充分,但意外却总是发生在谁也想象不到的时候。 星环流,飞鹰流,飓风门和极北极真派的这四个年轻高手,每一个人的功夫都精纯无比,且擅长的领域各自不同,有的剑走偏锋诡异阴柔,有的体力雄浑善于攻坚,还有两个精通联手对敌合击之术的。 四个人真要联起手来,可以说,就算是一般的大师级格斗高手,在短时间内都不见得能将他们一击而溃。 而这也恰恰就是军方这一次把他们“请”过来的原因所在为的就是在关键时刻,能代替安德烈-舍普琴科这几个已经闯进决赛的人,拖住王越,好让劳伦斯等人可以把他从容击杀,而不至于使军方本身的力量受损。 说白了,这四个人其实就是免费的打手,关键时刻是要替人堵枪眼的。 但是,谁也没有能预先想到,这四个人的心理素质实在是太差了。 没有经历过真正的生死之战的他们,功夫再高,联手再强,对于王越这个凶神来说,就好像是四个炮灰,根本也没费什么劲儿,就一个一个从背后追赶上去,全都打死了。

“你们觉得怎么样?”与此同时,就在王越将面前的女人轻轻放躺在地上的时候,十几米外的劳伦斯眼见着王越脚下连连踩动,几个呼吸间就结束了面前的战斗,脸上的神情也是异常凝重。

“看着有点儿棘手啊怪不得武田真司那个家伙,都死在了他的手下,而且如果我看的没错的话,他也的确是练过骑士锤的功夫,虽然看起来有些似是而非,但发力的技巧却的确是铁十字军的那一路功夫。 ”“那这么说,我们之前得到的那个消息是没有错了?他的确是阿道夫那个老家伙秘密培养出来的?”最后说话的这个人,是三个人那个名叫戴步齐的教会骑士,而这个人虽然平时不怎么喜欢说话,但一旦遇到事情,每每一句话,却都能切中要害。 所以也是三个人中可以一锤定音的角色。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个王越的功夫,似乎比我们手中那些资料里描述的还要高明不少啊。

我记得,在古德里安递上去的那份文件里,这个人的危险级别只有三颗星而已,虽然已经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对抗火器枪械的力量,但死在他手里的那些人也不过就是十几个普通的特种兵。 但是今天,他表现出来的可仅仅只是那种程度啊,这其中的变化,我想也应该是有些我们不知道的原因的。 ”而事实上不说他们三个怎么想,也想不到王越在这个年纪里,到底是怎么练出来的这身功夫,就是王越自己偶尔想起这件事时,也都会觉得自己练习格斗的进步实在是有些太快了。 尤其是最近一个月和苏明秋练拳之后,他的拳法更是突飞猛进,也终于初步的明白了精神与格斗武术在实战中的应用,开始渐渐接触到只属于这个世界真正玄妙而不可测度的那种力量。

而事实上,王越自己心里也非常清楚,他之所以能走到这一步,除了体内剑器青莲的原因之外,最大的一个原因其实就是源于当初那一次,他看到吴伯晨起练剑时,最后一收势的那种震撼。 当时他还不明所以,只是本能的觉得吴伯不是一般人,那收剑而起的一刹那,即便是他这种曾经的精神力大师,也有些弄不清楚那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为什么吴伯只是轻轻一收剑,那个动作就能给那么大的精神震撼,以至于后来,每每想起,至今都觉得玄妙莫测,不可思议。

也正是由于这件事,在他心里才第一次萌生出了对于这个世界本身的力量层次的思考。

也让他在一次又一次的进步中,通过对自身力量变化的观察,进而不断的推测求证,才慢慢认识到了自己的真正不足之处。

所以,如今他身上的这种变化,别说旁人,就是对他自己来说也是那种属于天翻地覆一样的,更不要说是劳伦斯他们三个原本对他的了解就不多,现在亲眼见到了,自然就会从心里往外感到一阵阵的惊讶了。 “你们为什么不出手?”房间里原有的十个人,转眼间就死了一半,除了梅勒安和缇雅两个人之外,剩下的五个人尽管神色一个比一个难看,但却就是没有一个肯在刚才出手救人的。

似乎死掉的那四个人,就和他们没有一点关系一样。 王越站起身来,目光淡然的看着对面的劳伦斯,也并没有立刻就动手的意思。 安德烈-舍普琴科和谢尔盖两个人倒还罢了,这三个人才是最让他觉得最棘手的存在,这时候贸然出手,连对方的一点儿底细都没弄清楚,真要打起来,想必也讨不到半点便宜。

与其那样,还不如就出言试探一下。 一来也可以尽量做到心里有数,二来也能借着这个机会平复一下气息,恢复一下体力。

一口气打死五个人,饶是他身体强横,在强敌环伺之下,却也微微有了一些气喘,哪怕消耗的其实并不算大,但面对这三个教会的守护骑士,接下来的这一仗势必就要火力全开,任何一点儿体力的浪费都有可能影响最后的结果。 因此,王越在站起身后,故意找了一个话题,目的其实就也是为了给自己争取一点儿时间,同时,他在问出这句话后,眼见着劳伦斯几个人连同安德烈-舍普琴科等全都站着一动不动,对那四个人的死竟是漠不关心,当下心里也是一动,似乎也一下子明白了点儿什么。

“星环流,飞鹰流,飓风门和极北极真派这四个格斗流派虽然一直都和军方交好,但在这一次的集训丨上却显然是对军方的某些做法还是有些非议的。 比如军方和黑天学社之间的合作,就不是所有人都赞成,黑天学社的势力虽然比他们都大,可毕竟和军方间的交往时间太短,而这种时候军方的某些做法也的确有些厚此薄彼的嫌疑……。 ”也许就是这个原因导致了,几个流派和黑天学社之间的不合?而他们之间的这种矛盾,之所以还没有闹出事来,也只是因为军方一直在居中调解的缘故。 只是现在,王越来挑战军方,这四个流派却只来了这么四个人,以安德烈-舍普琴科的为人,借着这个机会,让他们对付王越,这明显就是个一石二鸟的计策。

成了则除掉王越,不成也可以借刀杀人,让他们一一死在王越手下,也算是拿这件事给了这四个流派一个狠狠的教训丨王越的心思敏锐,见识也多,刚才虽然还有些奇怪,但现在只一细想,立刻也就把这档子事的来龙去脉给想的七七八八差不多了。 “好好功夫。 怪不得你敢一个人来挑战,还这样的有恃无恐不过,你的运气也就到此为止了,下面就由我来亲自领教领教,看看阿道夫那个老家伙到底都教给了你什么东西?”对于王越的疑问,劳伦斯根本不屑于去回答,只猛地开口,一声断喝,震得整个房间嗡嗡作响。 随着他话音一落,劳伦斯缓缓的向前迈出一步,微微一活动四肢关节,顿时整个训练室里就响起来一阵霹雳吧啦的金鼓齐鸣声,好像无数的鞭炮同时在耳边炸开。

一瞬间,声势惊人只一个动作,就让场中的气氛陡然一变。 劳伦斯,阿蒙德和戴步齐这三个人,原本就是教会外派在军队中负责一切联络工作的,因为身份特殊的缘故,所以一直在军情局挂了一个格斗教官的名儿。 可以说个个都是教会骑士中的精英,功夫之高明,比起一半的大师级格斗高手都不差分毫现在劳伦斯往前一步迈出,浑身的气势顿时散发出来,虽然隔着十几米的距离,但一集中在王越身上,立刻也是让他的浑身的皮肤骤然一紧。 同一时间,在劳伦斯身旁的阿蒙德,戴步齐两个人也是慢慢站起身来,把目光各自都投到了王越的身上。 无形中,三个人的气势就在这一刻连成一体,刺激的王越全身的毛孔的顿时粒粒鼓起,层层叠叠就像是生出了无数的鳞片。 连脑袋后面都感到有些发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