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西方诗歌

橘皮:老祖先的“味觉基调”

本站2019-05-162人围观
简介 有一种说法,最早夏娃在伊甸园里吃下的禁果,不是苹果而是橘子。 之所以后来变成了苹果,乃是苹果跻身流行水果行列之后的营销术。 这真是一个邪恶的阴谋论。 我们早已习惯了夏娃手

  有一种说法,最早夏娃在伊甸园里吃下的禁果,不是苹果而是橘子。

之所以后来变成了苹果,乃是苹果跻身流行水果行列之后的营销术。

这真是一个邪恶的阴谋论。 我们早已习惯了夏娃手持一个甜蜜艳丽的苹果,假使真的换成一个金黄酸甜的橘子,还真不知道是什么效果。

这样说来,好像橘子表皮的褶,都是被苹果欺负得——楚楚可怜。   不过,就是这层皱皱的金黄色的皮,让橘子除了食用,还成为香料界的一员,而且历史悠久。

上溯到1400年以前的北魏,在《齐民要术》里,还没有“苹果”这个词汇,只有它比较古典的名字“林檎”或者“奈”;但是“橘”的出现频率明显要高很多,“橘皮”俨然是各种肉类不可缺少的必备配料。 尤其是大规模做腊肉与肉脯,橘皮用量动辄就是“半合”——“一合”大致相当于150克——这种古老的量词现在好像在日语里还有生命力,大概也是唐风流传所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