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西方诗歌

庄子:千年前绝世一人,千年后依旧孑然一身

本站2019-06-1016人围观
简介 庄子也是有飞黄腾达的机会的。 那年楚王派人恭恭敬敬地邀请他入仕,并愿以国事相托付。 若是换作孔子,他一定老泪纵横、感激零涕地匍匐在地上三拜九叩;若是换作孟子,他一定眉飞色舞、故作谦

庄子:千年前绝世一人,千年后依旧孑然一身

庄子也是有飞黄腾达的机会的。 那年楚王派人恭恭敬敬地邀请他入仕,并愿以国事相托付。

若是换作孔子,他一定老泪纵横、感激零涕地匍匐在地上三拜九叩;若是换作孟子,他一定眉飞色舞、故作谦虚地推辞一番再必恭必敬地接受。

而庄子用了一只乌龟做比喻,委婉地推辞了这分千万人想争都争不到的工作,心甘情愿地在濮水之滨悠闲垂钓,不问不闻那些有关于政治、国家的所谓大事。

他的心已经不属于尘世,他的眼望的是天空之外的那片自由之地。

也许自古阳春白雪就少人和,庄子的学说并没有太多人来传承。

我们在现世所看到的道家,只是对庄子、的侮辱和扭曲。 那些烟雾缭绕的神龛上供奉的、五颜六色的神像,在我眼中看来都是一种悲哀。 那些清心寡欲的道士口中喃喃有声的《南华经》失去了它原来的意义(《南华经》为庄子著)。 道家的理想是回归本性,而那些清规戒律都是束缚人性的枷锁。

庄子所说的道,不是通过修炼就能够领悟的,它存在于人的内心最纯净的角落。 道教传衍到现在已经成为佛教的复制品了,只不过一个可以留头发、娶妻生子,另一个必须剃光头,守色戒。 曾经飘逸如风、自由如风的道学已经被时间的风侵蚀地毁败不堪,只剩下道,这个汉字,还保留着最初的样子。 不知道被冠了无数个封号的庄子,顶着如此沉重的帽子,在云端看着乌烟瘴气的道观、趋之若骛的人群,是个什么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