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西方诗歌

主角是顾弦付流年的甜宠小说平生一顾乱心弦 小说下载

本站2019-07-0947人围观
简介 平生一顾乱心弦第18章这是我太太弦弦,怎么说话呢!那是你姐姐!顾明泽一声低吼,顾弦的头垂得更低了。 于爸爸,她已经没有任何期望了。 这个家也再也不是从前的家,丢下一句:我走了。

主角是顾弦付流年的甜宠小说平生一顾乱心弦 小说下载

平生一顾乱心弦第18章这是我太太弦弦,怎么说话呢!那是你姐姐!顾明泽一声低吼,顾弦的头垂得更低了。

于爸爸,她已经没有任何期望了。

这个家也再也不是从前的家,丢下一句:我走了。

便落荒而逃。 顾明泽听见一声清脆的关门声,叹了一口气,转身进了书房,留下姜氏母女。

母女俩相视一笑,不过顾惜还是担心,那顾弦根本不是一只任人欺负的小绵羊,而是一头小豹子,她怕顾弦心一狠连她爸都不在乎了,真的不给她钱了,那她的明星梦该怎么办?姜美妍像是奸计得逞一般,安慰自己的女儿,说:小惜你放心,顾弦就是一个贱胚子,她和付流年的婚姻根本是名存实亡。 顾惜眯起眼睛,心里想到,名存实亡,顾弦我真的迫不及待想见一见妹夫了呢。 从顾家离开以后,顾弦没有直接回家找了一间咖啡厅跟简笙视频。

哇哇哇,,,弦子,你竟然出关了。 简笙穿着一身宽大的睡衣在视频里手舞足蹈,顾弦汗颜,幸好是戴着耳机,不然高雅的咖啡厅不得把她赶出去。

形象,注意一下形象。 顾弦压低声音说。

简笙意识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脑袋往镜头前凑了凑,说:是不是你继母又玩阴的了?顾弦那点小毛病她一眼就看出来了,平日里哪有时间跟她视频,打个电话都觉得是浪费时间。

脑子里除了工作就是工作恨不得把一天的二十四小时当成四十八小时过。 顾弦垂头玩耳机线,无奈的勾了勾嘴角,说:不怕,让她翻腾去吧。

说点别的,对了,宋潘那家伙不接我的电话了。 阿笙,你这几天有跟他联系吗?简笙摇头说:那个臭胖子他还敢在我面前晃悠,看我不一拳给他打到天边去。

顾弦却笑不出来,自从付流年把宋潘打了以后,每每给宋潘打电话不是正在通话中就是对方已关机,这个臭胖子到底在搞什么事情。 顾弦偶尔会自我反思,是不是对胖子语气不太好,胖子虽然平时表现不出来,但是心里却一点点的滴血,最后失血过多。

顾弦!!!简笙噼里啪啦的跟顾弦说她公司的那个小男生没事就给她发微信,是不是有点喜欢她,可是谁知道顾弦这货压根没听,一个河东狮吼把顾弦从思绪里拉回到了现实,顾弦被震得一下子摘了下来耳机,怒瞪着手机里扮鬼脸的简笙。

抱歉,抱歉,一天到晚喜欢你的人多了,小男生算老几。 顾弦说。 简笙说:弦子,哪天我们去相亲吧,有同事给我介绍了一个青年才俊,你知道我不喜欢文邹邹的,不如你去。

相亲?顾弦看着空荡荡的无名指,从顾家离开她便把戒指摘了下了。

还有半个多月就恢复单身了,去相亲好像也挺好玩的。 简笙突然来了一个电话,顾弦看了看时间也有些晚了,收拾东西便回了家。

现在电梯门口,顾弦只在门口徘徊,却不进去。 旁边的人都在催。 小姑娘上不上电梯,你这样一直按着下,耽误阿姨回去做饭啊。

是啊是啊,累了一天了,你不会让我们在电梯这耗着吧。 ……一众人集体围攻顾弦,顾弦却死心眼的按住上箭。 抱歉,我太太脑袋有点……脑子有点不好用。 付流年笑得像刚来的牡丹花招摇,电梯口顿时犹如天使降临。 顾弦惊讶的看着搭在自己肩上无比自然并且还见她太太的人。

居……居然是付流年,顾弦立刻觉得自己肩上的手有千斤重。 阿姨们大多热心肠,一听说顾弦脑袋上有点问题,心里就感同身受。

责备的话都换成了,这姑娘长得多俊啊,可惜了。

顾弦看着电梯上去又下来,付流年的手还打算搭多久?果然刚想完,付流年就像是吃了苍蝇一样推开她。

电梯门打开,空荡荡的,付流年迈着大步走进去,顾弦还依旧现在电梯口不动,眼睛死死的盯着电梯楼层显示器。

顾弦不断的给自己心理暗示,我可以的,我可以的,可真要抬脚迈进去,心里的这道坎说什么都迈不过去。

索性一咬牙,一跺脚。

往楼梯跑去,没事的顾弦,不就三十三层嘛,就当去健身房锻炼了。 付流年诧异的看着电梯门关上,而对面的那个女子却像风一样的跑掉了!很好,顾弦,当初是你死皮赖脸,用尽一切阴谋手段想要跟他结婚,现在又是要的哪一招?欲拒还休吗?顾弦一口气爬了十八层,腿软的直都直不起来,望着上面还有十五层,她真的已经欲哭无泪了。

歇了十分钟,用了二十分钟。 当她浑身是汗的打开自家防盗门时,入眼帘的是付流年一双阴翳的眸子,顾弦吓得后退一步,这家伙不会一直在门口等着,就为了让她第一时间看见他嫌弃死她的眼神?付流年本来是躺在自己卧室里的床上脑子里却不断闪现出顾弦做电梯时的无助和恐惧,还有今天宁可爬楼梯也不肯跟他同承一唐电梯,不是想要吸引他的注意力,而是对电梯的恐惧。 付流年将手里一直拿着的白毛巾扔到顾弦的脸上,突如其来的冲击让顾弦有一丢丢的踉跄。

顾弦把毛巾从脸上拿下来,声音颤抖的说:付先生,我可以先进去吗?付流年这才反应出来自己把玄幻挡住了,嫌弃顾弦满身的味道,付流年捂住鼻子走到客厅坐下去。

顾弦换好拖鞋,腿已经不是腿了,是棉花!顾弦轻飘飘的飘回自己的卧室,倒在床上,思考一个问题,三年以来见面寥寥数日的付先生是打算要长住下去了?顾弦洗完澡从房间里走出来,坐在沙发上却离付流年八百米之远。 他在看电视,她在想如何开口向他借钱,看着付流年凌冽的侧脸,顾弦滑到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

算了还是别张这个口了,不然这个小心眼的男人肯定又以为自己是在为离魂后财产做铺垫。 可是,顾弦一想到姜氏母女俩的脸,不想再与她们有什么交集,于是动了动嘴,小声喊了一句:流年,我有个事情想跟你谈一谈。 付流年转头看了一眼顾弦,神色一冷,冷漠的开口:你还是叫我付先生顺耳一点,这样显得我们之间不是很亲密。

顾弦乖乖的又叫了一声付先生,付流年一个俯身,将顾弦圈在沙发角落里,低沉的声音说:你是不是又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