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西方诗歌

1451,夏雪的导游日记2重生之俗人一枚最新章节

本站2019-07-1244人围观
简介 第二天,吃过早饭,我们一行三人开始参观闻名世界的丹枫白露宫。 丹枫白露宫是以前法国皇室休闲度假,骑马狩猎的行宫,有点像清朝的圆明园。 跟欧洲的很多著名的古堡,教堂一样,期间几起几落

1451,夏雪的导游日记2重生之俗人一枚最新章节

第二天,吃过早饭,我们一行三人开始参观闻名世界的丹枫白露宫。

丹枫白露宫是以前法国皇室休闲度假,骑马狩猎的行宫,有点像清朝的圆明园。 跟欧洲的很多著名的古堡,教堂一样,期间几起几落,甚至经历战火的摧毁和洗劫,历经数代人投入巨量的资金、人力、物力持续不断的建造,修复,才得以呈现目前的洋洋大观。 丹枫白露宫在营造、装修的过程中,得到了很多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家们的倾情贡献,因此,这里也一度成为了法国文艺复兴时艺术家们的聚集地,为世界艺术史,为后人留下了无数精彩的作品。 在丹枫白露宫逗留了一上午,又在小镇上吃了午饭,午饭过后,我们开始赶赴下一个目的地,法国西南的波尔多。

波尔多距离巴黎五百公里,是法国西南的工商业重镇,历史上,先后三次作为法国的陪都(普法战争,一战和二战),就这个意义上而言,倒是有点像王勃现居的双庆,都是且战且退,抵抗侵略,挽救民族危亡的大后方,在政治,经济和军事上,对法兰西人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

比如,波尔多不仅是欧洲军事,航空的研究和制造中心,还是法国战略核弹和高能物理实验的核心,拥有原子能研究中心和兆焦激光计划等许多高端技术机构。

王勃对法国的战略核弹没什么兴趣——有兴趣人家也不会让他参观,他感兴趣的是那些风景优美,保存完好的中世纪城堡,以及成千上万的葡萄园以及和葡萄园相连的酒庄。

作为世界上最大的美酒之乡,波尔多葡萄种植面积居法国三大葡萄酒产区之首,这里的酒园和酒堡超过九千座,年产葡萄酒7亿瓶,由此可见其规模的庞大。

比如,无数电影,无数小说中富豪们炫富时动不动就喊的“来一瓶82年的拉菲”,便来自于波尔多五大葡萄酒名庄之一的“拉菲酒庄”。 500公里的路程,如果是在不限速的德国,以奔驰s600的平稳性,也就是两三个小时的事。 不过,法国的高速公路和欧洲绝大部分国家一样,也是要限速的,一般不能超过130公里。

而且,即便不限速,估计阳哥也不敢开快车吧?这样一来,等我们到达波尔多的时候,大概也只能去吃晚饭,参观酒庄的事,只有等第二天再做打算了。

和昨天兴致勃勃的打量路边的风景不同,今天上车后不久,王总便开始打盹,脑袋时而左摆时而右摆,一副瞌睡正酣的模样。 才吃了午饭,这奔驰车的内部实在是太豪华,坐起来也太舒服,你别说,在这种难以察觉的,犹如摇篮一样的轻轻摇摆间,我自己也渐渐的也有点瞌睡兮兮,想把座椅放倒,然后闭上眼睡上一觉。

不过,我的睡觉大计还没成行,就听旁边的阳哥说:“雪雪,王总睡了,睡觉不盖衣服容易感冒,要不,我把车在路边停一下,你去后备箱拿一件王总的衣服给他搭一下胸口?”阳哥说。

“好的,阳哥。 ”我点了点头。

于是,阳哥缓慢的降低车速,在紧急停车道把车子停了下来。

我打开副驾驶的门,绕到车尾,打开王总的旅行包,小心的翻找着他的外套。

王总的旅行包不大,装的行李也挺简单的,一套睡依,一条休闲长裤,一件短袖的衬衫,两双袜子,还有一件夹克衫和一些个人的洗漱用品。

我将夹克衫取出,正准备拉上旅行包的拉链,突然有什么东西掉在了后备箱的地板上,定睛一看,却是一条花色的小内库。 我一愣,下意识的将手伸向那条花色小内库,打算捡起来塞进旅行包,但当手快要接触到那片不大的布料的时候,我的右上却僵立在半空,有些下不去手。 心脏扑通扑通,莫名的就开始飞速跳动起来,而且脸也开始不由的发红,发烫。

我犹豫着,不知道应不应该去拿,或者说去接触那片小小的,但却有着不同含义的布料。

“雪雪,找到衣服没有?没有的话我的那个塑料袋里面有一件西装。

”就在这时,前面响起了阳哥询问的声音。 我也就一下子从发愣中清醒了过来。 “找到了,阳哥,我马上就来。

”我应了一句,不再犹豫,将头偏向一边,中指,无名指和小指张开,只弯曲拇指和食指,伸向记忆中的方向,将后备箱地板上的那片花色布料捻起,飞速的塞到王总的旅行包中,然后拉上拉链,盖好后备箱。

当这一切都做完的时候,我发现,自己的心脏跳得快极了,背心上也有汗水冒出,湿漉漉的。

真是让人尴尬的一幕!将王总的夹克给他盖在匈口,从新回到副驾驶坐好,停了没几分钟的奔驰车便开始徐徐启程,加速,又一次汇入了前方的车流。

有了这么一个小插曲,前不久的那一点瞌睡似乎也跟着不翼而飞。 我开始跟阳哥聊天,聊高速公路两边的风景,聊今天下午我们长途跋涉,远行千里准备去的目的地,波尔多。

阳哥告诉我,两年前的暑假,他曾和两位印度留学生到波尔多的某个葡萄园给当地的葡萄园主剪过葡萄。

40欧元一天,包吃包住。

他们每天天刚刚蒙蒙亮就要起床,然后一直要工作到太阳落山,每天的工作时间长达12小时,很累,但也有一个好处,就是葡萄管够,随便吃,晚上吃饭的时候葡萄酒随便喝。

阳哥说,那个暑假,他几乎每天都要吃好几斤葡萄,酒量也从喝一两就脸红到后面的一瓶不醉,然后是现在一看到葡萄就烦闷。

“有趣的经历”,我想,“如果明年有可能,自己也来波尔多剪一两个月的葡萄好了,赚钱,锻炼法语,还可以帮王总打探波尔多葡萄园和酒庄的行情,简直是一举三得!就这么定了,明年暑假就过来当长工!”我暗自下定了决心。 就在我东想西想的时候,阳哥突然提醒我,说王总匈口的夹克掉下来了,让我爬回后排重新给王总盖一下。 “对不起,阳哥,刚才想一个问题想得有些出神,没注意到王总那里。

我这就去后排。 ”我吐了吐舌头,有点不好意思。

阳哥他既要开车,还要关心王总的状况,我还真的是有点不称职啊。

“呵呵,没事儿。 你不是不太方便么?我瞄一眼后视镜就行了。 ”阳哥不在乎的说。

我从前排中央的扶手处爬到后排,然后侧身,将王总匈口掉落下来的夹克衫重新盖在他的下巴处。 盖好之后,担心待会儿夹克衫又掉下来,我也没回前面的副驾驶,便在后排坐了下来。

我系好安全带,东瞅西瞅,发现后排的座位比前排还要宽大一些,不仅前面有单独的屏幕,脚下还有腿部支撑,简直堪比飞机的头等舱。

现在,我终于明白为什么叫“坐奔驰开宝马”了。 ——————————————————隆重感谢“samg”老弟5000起点币的重赏!多谢多谢!十分感谢“永夜狗”老1000起点币的厚赏!谢谢所有订阅,投推荐票和投月票的朋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