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西方诗歌

谭雅玲:人民币升值预期不符合现状

本站2019-07-03139人围观
简介 作者谭雅玲(中国外汇投资研究院院长、中新经纬特约专家) 年初至今,人民币呈现两次较大幅度的升值,具有异常性。 一方面是人民币升值幅度超出预料,另一方面是外围变量不大凸显人民币升值的

谭雅玲:人民币升值预期不符合现状

  作者谭雅玲(中国外汇投资研究院院长、中新经纬特约专家)  年初至今,人民币呈现两次较大幅度的升值,具有异常性。 一方面是人民币升值幅度超出预料,另一方面是外围变量不大凸显人民币升值的随从。 今年第一次人民币升值发生在1月11日,虽然只上升到元水平,但刺激因素有限,凸显了升值异常;外围美元指数在点变化不大,投机性的炒作嫌疑较大;当时新兴市场曾出现一轮反弹态势。

第二次人民币升值突破元关口,达到元水平。

  当前,人民币升值预期不断加强,升值幅度难有根本转变,这不仅背离与美元的关联,实际上也不利于中国内在要素的重整与调节。

近期市场预期人民币汇率会上涨至元水平的声音偏多,部分外国投行也在修正今年人民币贬值下限,将破7的概率基本排除。

作为长期观察市场走势的研究人员,笔者认为当前人民币升值理由不足,且市场严重忽略了当前中国脱虚向实的结构调整需要人民币稳定走势的支持。 我们更应该理性评估人民币走势的方向与区间。

  外贸对投资和消费具有重要的扶持作用  2005年7月21日汇改到2012年12月,人民币从元走到元,表现为直线、单边升值,升值幅度达到%。

中国因此受到外贸萎缩的直接打击,对经济产生负面效应。 从外贸数据看,2005年中国外贸达到亿美元,比2004年增长%,其中出口7620亿美元;进口亿美元。 2012年中国外贸总值亿美元,其中出口亿美元,进口亿美元。

在净出口增加拉动国民经济增长的同时,中国外贸依存度进一步回落。

2011年中国外贸依存度为%,2012年回落个百分点,这表明中国经济增长正由外需拉动向内需驱动转变,这是近10年来中国外贸依存度首度回落到50%以下。 外贸依存度是进出口总额与的比值,这是评估与衡量开放程度的主要指标,反映一国或地区的经济对国际市场的依赖程度。 在主要经济体中,美国、日本、印度和巴西等外贸依存度在30%左右,而中国与加拿大、德国等在50%左右,均处于较高水平。 这与中国在全球产业链中世界工厂的地位和中国外贸格局一致。

  2018年1-3月,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从1月4日的元上升到3月28日的元,升值幅度将近4%。 此间,中国外贸表现大起大落,2月出口增长45%,3月出口增长-6%,人民币升值对外贸的打击,最终使2018年全年的贸易顺差萎缩。

短期内决定人民币汇率的是一国的对外贸易和,通常来说顺差升值,逆差贬值;外汇储备越多,升值越快,缺乏外汇储备则汇率贬值。

人民币汇率在2005-2013年间的一波升值走势正是与中国对外贸易顺差、外汇储备历年增加相对应的。 但从长期看,国家经济靠出口、投资、消费三驾马车支撑,顺序并不可能随意转换,外贸对投资和消费具有重要的引领与扶持作用,只有有了收入才会有投资和消费的自然结果。   人民币走势直接影响对外贸易  2016年中国外贸表现亮眼,其主要原因是2016年下半年人民币贬值效应对外贸的有效促进;期间汇率水平从5月4日的元下跌到12月30日的元,贬值幅度%。

得益于此,2016年中国外贸形势发生转变,全年外贸呈现前低后高、稳中向好的态势,其中第四季度有小幅增长;2016年全球经济仍处于国际金融危机后的深度调整期,经济复苏乏力,国际市场需求疲弱,中国对外贸易发展面临的不稳定、不确定的因素明显增多,下行压力加大,总体形势复杂严峻;但是随着国家促进外贸回稳政策的效果的逐步显现,在第一季度中国外贸进出口值明显下降的情况下,第二季度出现企稳,第三、四季度持续增长,全年呈现前低后高、稳中向好的走势,与人民币贬值具有直接关系。

人民币汇率对外贸稳定意义重大。

  2018年4-12月人民币贬值继续扩大,汇率水平从4月20日元到12月28日的元,人民币贬值%;期间10月31日人民币贬值达到元,人民币贬值达到%。 虽然2018年中国对外贸易总量实现突破,但人民币贬值加资源商品价格上涨的双重打击,阻碍了中国首届进口博览会的效率发挥。   人民币汇率应更多考虑实业需求  比较外围环境,美国自身问题不断,却一直在喊美元高估,欧元也在评估自身货币被高估,日本、加拿大、瑞士、澳大利亚等主要篮子货币也在提示货币高估的风险与担忧;反之中国人民币市场的升值舆论十分突出。 人民币升值并不适合中国经济阶段发展现实。

尤其是中国经济周期面临转型调结构的关键期,货币贬值的保驾护航含义重大。 若以实体经济为主,市场必然反对升值,赞同贬值;当前市场乐见人民币升值,可见中国结构均衡尚未调整到位,偏金融考虑更多。 另一方面,目前中国对外开放效果显著,外资在中国市场也同样乐见人民币升值以获取利润。   观察人民币趋势,笔者建议多从人民币对中国利润回报角度思考。

市场不要偏颇于金融投资乃至投机,更需要注重外贸、实业、企业发展的需求。

目前中国汇率的基调应以双边稳定为主的论点十分贴切,突出强调汇率风险可控十分必要。

尤其是外贸企业恐慌心理较大,加大对冲套利对实际汇率正常化的干扰很大,甚至干扰实业发挥,进而直接与脱虚向实背离,这是值得警惕的重大风险。 (文章来源:中新经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