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西方诗歌

静听雨打窗台,等一人归来

本站2019-07-0936人围观
简介 而在这雨天里,“春天宜读书,夏雨宜奕棋,秋雨宜捡藏,冬雨宜饮酒。 ”而无论是赏雨,还是听雨,都是一种最好的享受。 在雨天,可以搁置下平日里的繁杂琐事,同家人用简朴素净的茶具煮茶

静听雨打窗台,等一人归来

  而在这雨天里,“春天宜读书,夏雨宜奕棋,秋雨宜捡藏,冬雨宜饮酒。 ”而无论是赏雨,还是听雨,都是一种最好的享受。 在雨天,可以搁置下平日里的繁杂琐事,同家人用简朴素净的茶具煮茶,把话家常;翻读几本老书,或为回味某段经年往事。 如此,又何尝不是一种享受,这样闲逸的时光,又何尝不让人心动,又怎能不让人心生欢喜  你听,你看,那雨,也曾是相思之雨,“枕上轻寒窗外雨,眼前春色梦中人”;那雨,也是别离之雨,“梧桐叶上三更雨,叶叶声声是别离”;那雨,也是最为清新的细雨,“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那雨,也是在诉说着江湖上的恩怨情仇,“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 ”但最爱的,仍旧是蒋捷的《虞美人》,“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

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 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

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 ”宋代的词人蒋捷,也谓是赏雨、听雨,也最为懂雨的人。 他经历了国破家亡,人生辗转之苦。 少年时追逐快乐,中年时漂泊无依,老年时孤独沉寂,所有的心情都浸泡在那雨声里,看似此刻淡泊宁静的心,实则却早已是历经磨难沧桑后五味杂陈的心灵,只是因为经历的多了,也便学会了看淡,学会了释然而已。 这人间的悲欢离合,常常都是最无情的,就如每一场雨的到来,你都无法预料它何时才会停歇,你所能做的,也不过只是等待而已。

  只愿,我们都能够找寻到那把属于自己的伞,找到那个,可以与我们风雨同舟,患难与共,不离不弃,且值得我们用心去守护一生的人。

  今日,我倚楼听雨,静听雨打窗台,也为等一人归来。 那把属于我在雨中行走的伞,会在何处的转角处出现那个我一直在等待的人,又会于何处,与我邂逅若你,是我今生那盘未下完的棋,任我起落,来生,我愿携带一缕淡淡的梅香,做一明心见性,淡若秋水的女子,不求闻达于世,只愿做你宛若梅花的妻。   余秋雨曾说:“有时,外面下着雨心却晴着,又有时,外面晴着心却下着雨。

心晴的时候,雨也是晴,心晴的时候,晴也是雨。

”不要问这雨季何时才会停歇,你只管往前走去,只因走到风停雨住,便是生命的美好晴天。 只愿,我们都能够找寻到那把属于自己的伞,找到那个,可以与我们风雨同舟,患难与共,不离不弃,且值得我们用心去守护一生的人。

  而此刻,有雨敲打着我的窗台。 我独自倚在窗台,赏雨,听雨,想象着,那此时的温柔绮丽的江南水乡。 想必此刻,江南的几场梅花,已是开了又落,如今已是夏日清荷绽放的季节,而江南已是烟水迷离时。

那诗意的江南,有着黛瓦白墙,微风细雨,亦有小桥流水人家,青石小巷,即便我未曾抵达过,却早已是于梦中,于心中,辗转不知与它邂逅了多少次。 只是不知,是否我,便是那个前世于江南的轻烟小巷中走出来的女子,不然亦不会使心灵沾染了江南那温润细腻的情怀。

也曾许诺过,要做一步步生莲的女子,不执于名利,不困于情爱,不受世情所扰,只为安静地做自己。

只是不知,要到几时才能真正做到,内心波澜不惊,荣辱皆忘。   一年四季里,雨的到来,总是来去匆匆,又总让人猝不及防,一如人间的离合聚散,一切太过匆匆,又如人间的祸福相依,总让人猜不透其最终的结局。 雨,时而热烈、时而滂沱、时而温柔安静、时而低沉静谧。 雨,亦如同人生的四季,童年时如春雨,生机勃勃,润物细无声;少年时如夏雨,大雨滂沱,风暴总是骤然来至,让我们措手不及,而我们,便是那个在大雨中奔跑,且与风雨搏斗到底的人;中年时如秋雨,褪去了年少时的轻狂与热血活力,变得愈发成熟稳重;而到白发苍苍的老年之时,则如冬雨,静谧深沉,一切世间的得失荣辱,一切的繁华都终成过往,到最终都将归于平淡。   已不知,是第几次于行文中,记叙我与雨的缘分了。

我与雨,总有着一段无法言说,却又有一段很深的缘分。

恋上雨,或许就如同一种怀旧情节,赏雨,听雨,总能够让我勾起对往昔的追忆,忆起某段青梅过往,忆起曾经的某座城里,熟悉的某个人,曾经某道生动的风景。 恋上雨,许不需要任何的缘由。 只因于我而言,这便是一种心灵的享受。

  蒋捷眼中的雨,心中的雨,饱含着对尘世所历经的沧桑磨难的无奈感慨,总有几分惆怅之感;而在赵师秀看来,却是“黄梅时节家家雨,青草池塘处处蛙”的梅雨时节;于杜牧看来,则是江南的杏花烟雨,“千里莺啼绿映红,水村山郭酒旗风。 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于张志和看来,却是另一番自然的美景,“西塞山前白鹭飞,桃花流水鳜鱼肥。

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   喜欢的,是那“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的杏花烟雨;还有那,“春潮带雨晚来急,野渡无人舟自横”的野渡急雨;亦有那“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的梧桐细雨;也有那“对潇潇暮雨洒江天,一番洗清秋”的潇潇暮雨;还有那“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细雨沾衣看不见,闲花落地听无声”的微微细雨。 雨,有微雨、豪雨、阵雨,时而倾盆而下;时而润物细无声;时而温柔缠绵;时而沉寂低沉。 但不管是哪一场雨,它的到来,终归是有所意义的。 这世间的一草一木,一花一叶,都不开雨水的灌溉与润泽,而我们的心灵,亦离不开雨水的洗礼。 每一场雨的到来,可以滋润世间万物,给予万物以生机,更是让我们的心愈发地澄净明朗,为我们洗涤净心灵的愁烦与忧虑,只剩下清明与宁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