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西方诗歌

千亿豪门:霍少入戏太深

本站2019-07-0319人围观
简介 正文第9章:重归于好[更新时间]2019-06-1022:04:35[字数]2226霍景川因为认床,再加上昨晚发生的事,翻来覆去的,一晚上都没怎么睡好,临近天亮才迷迷糊糊的睡着。 林薇安

千亿豪门:霍少入戏太深

正文第9章:重归于好[更新时间]2019-06-1022:04:35[字数]2226霍景川因为认床,再加上昨晚发生的事,翻来覆去的,一晚上都没怎么睡好,临近天亮才迷迷糊糊的睡着。

林薇安也是,她能感觉到,一整晚没说一句话,房间的低气压,非常的不习惯,她睡眠一直不好,睡眠浅。 霍景川在旁边一直动,他每转一次身都能把自己吵醒。 她也是在霍景川睡着后没多久才沉沉睡去。 等到他们起床系数和下楼时,已经接近中午了,林父林母没多说,孩子们回家就是舒舒服服的就好,不用太拘谨。 也体谅他们平时工作都很辛苦,也就没有叫醒他们吃早饭。

他们其实也想让霍景川好好感受家里的感觉,都心疼这个孩子。 霍景川一直有意无意的和林薇安说话,可他感觉的出来林薇安还在生气,搭他的话不过是因为林老爷子和林夫人在。 其实他早上醒来气全都消了,他仔细的想了很久,自己昨晚上好像是有些过分,说话的语气太冲了,表情好像也挺不好,气头上的行为举止肯定把林薇安气得不轻。

他在想该怎么给林薇安道个歉,把自己媳妇哄回来。 林薇安不想和霍景川呆在一起,不想让父母发现他们闹了矛盾,不和他老呆一起就好了,虽说曾经在各大镜头前表演过夫妻,但在父母面前不一样。

她看见自己妈妈在厨房,跑过去看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妈,要不你教我做饭吧,等我学会了,下次回来给你做一桌好吃的。 ”林薇安嘴甜,林母知道她是在撒娇,“好,那你就在这呆着,我教你啊,以后回来了,厨房可都是你的了。 ”“好,以后我多回来,每次回来都亲自下厨给您做饭。

”林薇安认真的,她觉得自己要好好孝顺父母,昨晚说不着时她想了很多,她觉得方文彦说的是对的,父母老了,自己要经常回家看看父母才行,要多陪陪他们,给你们做顿饭,霍景川也说了,文彦怎么也是外人,毕竟自己时亲生女儿,也不好老麻烦人家跑来跑去的。 “安安,想什么呢这么入迷,喊你切点姜给我都听不到。 ”“啊,哈哈哈,女儿在想要怎么孝顺你们,先学个什么菜好啊。 ”林薇安手上动作没停,她以前在家常给林母打打下手,切姜这种东西还是手到擒来的。 “你能学个什么菜?西红柿炒鸡蛋?”霍景川的声音突然冒出来,吓林薇安一跳,差点切到手,她埋怨的撇了他一眼。 “呵呵,你等着,等我学个硬菜,你可别吃,我放桌上香味四溢,馋死你。 ”林薇安本来就还没消气,霍景川居然好火上加油,这下可好了,更难哄回来了。 “哈哈哈哈,你们这小两口,去外面待着等吃的吧,”林母觉得他们在打情骂俏,“你快出去吧,碍手碍脚的,这里有王姨给我打下手就够了,陪你爸去吧,他私底下和我念念叨叨女儿回来不理他,还不如女婿呢。 ”林母说着把这两人都推出厨房,自己回去准备午饭。

“还生气?我错了,昨晚是我不对,我不该用这种语气和你说话,我不该这样对你,我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在这样!”霍景川知道自己在不认个错,自己的媳妇可能一辈子都不理她,要好好哄回来。 林薇安被他这一举动吓到了,她没想到他居然这么快就道歉了,态度还挺诚恳的,但她哪能那么容易原谅他。

“嗯,知错就好,”轻描淡写一句话带过,林薇安便去找林老爷子唠嗑去了。 “爸,我这不是来了吗,你女婿能和你聊的我也可以的。

你别小看我在商场上的地位,我怎么说也是和我老公一个级别的,股份也一样多。 ”“哈哈哈,你真的是得理不饶人,无理争三分啊。

”林父很无奈,自己也不知怎么的,女儿就养成了这样。 “开饭啦!”“走走,吃饭去喽,林总我们边吃饭边聊?”林母来叫吃饭了,林父调侃着走向饭桌。

“你还记得你是我老婆?是你们家的女婿”霍景川不放过任何提醒林薇安自己是他合法丈夫的事实,林薇安实在是服了,“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油嘴滑舌?”“哟,你们两个嘀嘀咕咕什么呢,快来吃饭了,”林母再一次觉得小两口在谈情说爱,“老头子看看他们,哎呦我们当初可没这样吧。 ”“妈,你说什么呢,我们吃饭吃饭。 ”,林薇安对旁边的霍景川说,“吃饭了大少爷,天天粘着我,妈笑话了吧。

”心想,怎么说他也道歉了,酸一下他也没问题吧。 吃完饭,休息了下,林母去休息了,忙活了一早累死了,林父也跟着睡觉去了,林薇安想到晚上得回去,便回房收拾东西了。 奇怪的是霍景川没有跟着大家一起回房,他去问了王姨家里有没有奶油等的东西,王姨说不齐,霍景川问了一下这些东西哪里有便出门了。

霍景川是想给林薇安个惊喜,打算做个蛋糕。 买完东西回来后,他马上开始忙活起来,其实霍景川还是小的时候吵着要吃蛋糕,霍夫人教他做的,对他来说为林薇安亲手做一个蛋糕的意义真的不一样。

“你在干嘛?”林薇安不知几时出现在厨房里,她忍俊不禁的看着眼前这副摸样,霍景川带着一次性手套,围着围裙,简直无法想象。 林薇安拿起手上的手机按下了快门键,“我得赶紧把你这不知所措的样子拍下来,这可是把柄,以后把他发网上,头条会是什么呢?”“你怎么下来了?”霍景川此时何止是不知所措,简直可以用懵逼来形容。

“这下好了,心里想好的计划全泡汤了啊,这可不怪我。

”“好,怪我,毁了你的大计划,要不我装作不知道,回去睡觉?”“我本来想给你个惊喜,亲手来给你做个蛋糕,好好道个歉,好求的我老婆原谅。 ”霍景川见都这样了,也不好在说什么,干脆都告诉她吧。 “你知道错了吧,看你还有没有下次了。

”林薇安手指悄悄地蹭了点奶油,趁他不注意,往他脸上一抹。 “哈哈哈,你知道错了吧,我看你还有下次没,居然敢凶我。 ”林薇安觉得很奇怪,他居然没有回击,在很认真的做着蛋糕,她心里就像平如镜的湖泊泛起层层的微波。 林薇安怎么也想不到霍景川为她做这些事,她心里满是感动。 “想知道我是从哪里学会做蛋糕的吗?”霍景川开口打破了此时的沉默,林薇安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好久没说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