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西方诗歌

《红楼梦》英译品读(六) 少妇情感

本站2019-07-07161人围观
简介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王晓辉 十几年前,一位香港朋友跟我提起大卫·霍克斯教授,说他在香港中文大学给博士生开设了一门课程,专门研究《红楼梦》人名

《红楼梦》英译品读(六) 少妇情感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王晓辉  十几年前,一位香港朋友跟我提起大卫·霍克斯教授,说他在香港中文大学给博士生开设了一门课程,专门研究《红楼梦》人名的翻译。

当时觉得很不理解,不就是个名字吗?按照发音翻过来不就行了吗?最近一年多来,开始对照《红楼梦》原文阅读霍克斯教授的英译本,才又想起了朋友当年讲过的话,也更加体会到了曹雪芹的呕心沥血和霍克斯的苦心孤诣。

  中国人取名字大都有很具体的含义,女孩子的名字追求美感,如婵娟、彩云、杏花,男人的名字注重寓意,如壮飞、建国、志强。

曹雪芹笔下的人物名字,往往大有深意,有的反映人物性格,有的暗示人物命运,用现在流行的话说,名字是“人设”的一部分。

  《红楼梦》第一回,贾雨村在甄士隐家作客,甄家的一个叫娇杏的丫鬟出于好奇多看了他几眼,给了这个落魄书生极大的精神安慰,认为“此女子必是个巨眼英雄,风尘中知己也”。 后来雨村科场得意,做了知府,又巧遇娇杏,并纳为二房。 那娇杏命运两济,只一年便生了一子,很快又被扶为正室夫人。

  “娇杏”与“侥幸”同音,这是曹雪芹的巧妙安排。

曹雪芹在这个丫鬟身上花了不少笔墨,还专门为她写了两句诗:“偶因一着错,便为人上人。

”封建时代女子私顾外人,为礼法所不允,故云“一着错”,但娇杏却因此由奴婢变为主子,成了“人上人”,能说她不侥幸吗?所以,霍克斯将“娇杏”翻译成“Lucky”,是作者原意的最好体现。

  “偶因一着错,便为人上人”,霍克斯也翻译得“声”“形”并茂,且十分贴切:  Sometimebychance  Alookoraglance  Mayonesfortuneadvance.  有研究《红楼梦》的学者认为这个娇杏在后面的章节还会出现,曹雪芹不吝笔墨,应该是有安排的,可惜在高鄂续写的后四十回中断了踪迹。

  霍克斯是一位优秀的汉学家,他懂得作者的深意和译名的重要性。

但是,即便是这样的大家,很多时候也会举棋不定,左右为难。 他的学生,《红楼梦》后四十回的译者闵福德教授讲过一个霍克斯翻译“袭人”的小花絮。 袭人姓花,原名珍珠,袭人这个名字是宝玉给起的,灵感来自陆游的“花气袭人知昼暖,鹊声穿树喜新晴。

”以霍克斯的学问自然是懂得其中含义的,他当然不会象过去有的译者那样,直接把“袭人”译成“AssailsMen”(袭击男人),但也拿不出好转换的方法。

霍克斯夫人看到丈夫心事重重的样子,就问他为什么发愁,霍克斯如实以告并解释了“袭人”的含义。

机缘巧合,霍夫人当时正在冲泡咖啡,手里恰好拿着一个咖啡罐,上面印着FreshAroma(芳香),于是她灵机一动,说道:“为什么不译成Aroma呢?”这句话在霍克斯听来,如闻仙乐。

Aroma的意思是芳香,正应了“花气袭人知昼暖”的意思,简直是神来之笔!  宝玉可以随意给袭人改名字,而袭人也可以给比她地位低的小丫鬟改名字。

《红楼梦》第二十一回,有个叫芸香的小丫头,袭人给她改成了蕙香。

那天正好赶上宝玉因琐事和袭人生气,听说是她给改的名字,顿时发起飙来,因小丫头在家中四个姊妹中排行第四,索性给她起了个名字,叫“四儿”!  "Howmanygirlsarethereinyourfamily,Citronella"  "Four,"saidCitronella.  "Andwhichofthefourareyou"  "Imtheyoungest."  "Right!"saidBao-yu."InfutureyouwillbecalledNumberFour."  你说这个小丫头倒霉不倒霉没招谁惹谁,好好的一个名字,改来改去,最后成了“NumberFour”了!幸亏这孩子在家里排行第四,要是排行在三,估计会被改成“小三儿”了。

刚开始看到这段英文时还怀疑霍克斯教授是不是把人家给译得太low了,仔细回看原文才意识到,曹雪芹就是这个意思。 宝玉是因为与袭人怄气,故意把她起的名字改成了个很俗的名字—“四儿”,英文翻译成“NumberFour”恰到好处。

  名字是用来叫的,所以必须简短且容易上口,如果像“尼古拉·阿列克塞耶维奇·奥斯特洛夫斯基”这么长的名字,很容易让读者犯晕。

霍克斯翻译的名字有音译,有意译,明白清楚,妙趣横生。   雪雁—Snowgoose紫鹃—Nightingale  坠儿—Trinket晴雯—Skybright  秋纹—Ripple平儿—Patience  彩屏—Landscape傻大姐—Simple  还有薛姨妈身边的两个小丫头,一个叫同喜,一个叫同贵。

女孩子取了男人一样的名字,而且俗气得很,这从一个侧面也反映了薛家的价值取向。

霍克斯用了“Providence“和“Prosper”来翻译这两个名字,意思分别是“惊喜”和“发财”。 两个单词第一个音节都一样的,两个“Pro”很好地对应了中文名字中的两个“同”,这是霍克斯的匠心独运。   有两个人的名字霍克斯译得比较特殊,一个是Swastika,另一个是Adamantina,乍一看像是两个外国人的名字。

  《红楼梦》第十九回里有一个小丫鬟,她的母亲在生她时做了一个梦,梦见得了一匹锦,上面是五色富贵不断头的卍字花样,所以,她的名字就叫“卍儿”了。

  Shesaysthatjustbeforeshewasbornhermotherdreamedshesawabeautifulpieceofbrocade,woveninallthecolorsoftherainbow,,shegaveherthename"Swastika".  “卍”不是文字,而是一个图案,古代印度、希腊、埃及都有类似的图案,据说是由太阳的形象演变而来,在佛教是吉祥的象征。

霍克斯将“卍儿”译为“Swastika”,还原了“卍”字的本意,但还是显得有些与众不同,不过“卍儿”这个名字本身就很怪异。

  Adamantina是霍克斯给妙玉取的英文名字,第一次看到还以为是印度教或者佛教中的一个神的名字呢。 霍克斯煞费苦心,就是不想让妙玉这个名字显得太过平凡,因为她确实极不平凡。   这几件茶具,岂是寻常人家能够拿得出来的?宝玉开玩笑说那只绿玉斗是俗器,妙玉道:“这是俗器?不是我说狂话,只怕你家未必找得出这么一个俗器来呢。 ”妙玉如此说,应该是有相当的底气的。

  妙玉是《红楼梦》中有数儿的几个名字中带“玉”的,宝玉和黛玉都是音译,唯独在妙玉身上,霍克斯花了大量的心思。 妙玉容貌美丽,出身高贵,性情孤傲,才情非凡,就连林黛玉这样高傲的人在她面前也会格外尊敬。

如果直接译成WonderfulJade,FineJade,CleverJade,都不能恰当地呈现妙玉清高冷艳的气质,况且Jade在英语中还有不好的寓意。

  众里寻她千百度,最后,霍克斯从Adamant一字中找到了灵感。

Adamant和Adamantine来自希腊语,泛指钻石、刚玉等硬度极强的宝石,也算是“妙玉”吧。

霍克斯又将词尾替换成-tina,就更像是一个女性的名字了。

Adamantina本身也有“釉质”的意思,妙玉无论怎样孤傲清高,到底还是个女孩子,外表如釉质般坚硬,内心未必不柔软不温暖,她与黛玉、惜春、邢岫烟交好,对宝玉更是青眼有加。 这样一个非凡的女子,也许只有Adamantina这样非凡的名字才配得上吧。

  严复在《天演论》序言中谈及翻译的困难时说,“一名之立,旬月踟蹰”。 霍克斯翻译《红楼梦》,要应对几百个名字,花费的精力和心血可想而知。

有兴趣的读者不妨对照原著和译本,认真研究一下《红楼梦》中名字翻译的学问,一定会有所收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