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西方诗歌

第一百四十章 双雄对招晋汉奇侠传最新章节

本站2019-07-0714人围观
简介 来纪云侧身避过,身子迅速前行,挥剑猛击对方的手臂。 通天邪主双指夹住千形剑,用力一撇,将剑断成数截,又举掌去袭来纪云。 来纪云猝不及防,胸口的期门、神阙二穴被击中,立即动弹不得。

第一百四十章 双雄对招晋汉奇侠传最新章节

来纪云侧身避过,身子迅速前行,挥剑猛击对方的手臂。

通天邪主双指夹住千形剑,用力一撇,将剑断成数截,又举掌去袭来纪云。

来纪云猝不及防,胸口的期门、神阙二穴被击中,立即动弹不得。

这两个穴道是人体的穴道,如今被封住,短时间难以恢复元气。 通天邪主的杀手锏除了通天神掌,便是这迅猛的点穴术。 一个易于远处进攻,一个易于近处制人。

若非顶尖的武林高手,很难在决斗之中胜出。

当日在树林里,乐异扬恰恰是输在通天邪主的点穴术术上面。

眼看来纪云有生命危险,乐异扬顾不了太多,将手中的青云玄空剑用力扔出。

通天邪主听到身后划过的长剑声,立即收掌转身避过,并一手夺过宝剑。 乐异扬抱住来纪云的腰,将她移至章应闲与匡未僵之处。 通天邪主哈哈大笑道:“什么千形剑,不过是一堆废铜烂铁!这把长剑,倒是一个宝贝。

今日权当我的战利品了。

”他正得意时,忽然听到远处传来凌厉的声音,他回过头望去,只见一个身着白衣的男子从天而降。 通天邪主寻思道:“今日到底是什么日子,怎么事事不顺?难道是老天故意为难我?”通天邪主刚想质问来人,却听见那人洒然说道:“这位前辈,你想要青云玄空剑,也要问问我这把白云玄空剑同不同意?”说完轻轻扬起腰间的长剑,然后又缓缓放下。 通天邪主大量来人,发现对方不过是尚未弱冠的年轻人,于是说道:“你是什么人?敢跟我这样说话!”那人不急不忙地说道:“我就是那位姑娘的师兄,潞州悠云山庄的主人,姓陆名之诚是也。

”这人正是陆之诚。

逍散真人召开武林大会,自然不会忘记千形剑法的传人。

不过由于潞州地势偏远,前来瀛州耗时一月,陆之诚与来纪云方才来迟几日。

通天邪主道:“什么悠云山庄,我连名字都没有听说过。

不管是苍穹山庄也好,悠云山庄也罢,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凡是与契丹作对的,我都要一一歼灭掉。

”陆之诚道:“前辈作为汉人,为契丹殚精竭虑,晚辈着实佩服。 不过前辈离开中原日久,想必早忘掉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俗语,今日晚辈替你温习一遍。 ”通天邪主大怒道:“小子,你大言不惭,现在后悔已经来不及了。

”说完,扬起青云玄空剑,大踏步朝陆之诚奔去。

陆之诚早有准备,这时已经暗运真气,白云玄空剑蓦然出手,在半空中与青云玄空剑正面相接,激起一阵刺眼的火花。 通天邪主与陆至诚两人悬在半空中,此时被火花掀起的烟雾遮住,两人你推我挤,在空中相持不下。

陆之诚与通天邪主过了百余招,已知此人武功不弱,于是使出千形剑法,从数个方向来袭对方。 通天邪主初次使用青云玄空剑,一招一式略显笨拙,这时见陆之诚来势汹汹,立即退到地上,扔掉长剑,使出通天神掌。 陆之诚在半空用长剑从胸前划出几道,白云玄空剑的剑气立即挥向地上的通天邪主。 剑气与掌风骤然相接,顿时响起阵阵刺耳的爆炸声。 通天邪主见状,大吃一惊。

通天神掌威力无穷,自问世以来,尚未遇到化解之招,如今却被千形剑法所破。 他羞愧难当,又寻思天毒花果毒性将过,屋内的各路豪杰必定不会放过他,于是狠狠地说道:“陆公子,你的千形剑法,我算是领教了。 希望下次相见之时,我们能够再次切磋!告辞!”陆之诚拱手道:“前辈,俗话说得好,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

前辈用功颇深,将来必定能够集武学之大成,还望前辈不能够改邪归正,造福武林。 ”通天邪主听后,愤愤地说道:“多谢公子美意!我们走!”说完,不顾那些被王重瀚捆绑的手下,只带着剩下的人扬长而去。

王重瀚见到通天邪主离去,对师弟们说:“那人杀了我们这么多师弟,这些人绝不能放过。 ”那些苍穹派弟子道:“师兄的意思是?”王重瀚道:“把他们押到后山全都推到悬崖下去。

”通天邪主的手下听毕,吓得大惊失色,急忙向王重瀚求饶道:“小兄弟,你不能这样啊。 杀害你师弟的是通天邪主,不是我们啊。

我们实在是冤枉啊!”王重瀚头也不回地说道:“把他们拖下去。 ”那些人立即大呼起来,整个场地都充满了他们的哀嚎声。

陆之诚这时刚好给来纪云解开穴道,回过头问乐异扬道:“那些人是怎么回事?”乐异扬道:“他们是通天邪主的手下,如今被主人遗弃了,又听说要被扔下悬崖,所以才这般鬼哭狼嚎。

”来纪云望着那些人,说道:“扬哥哥,他们为虎作伥,按理的确该诛。

”乐异扬道:“话虽如此,但他们确实没有杀人,就这样白白死去,有些可惜了。 我过去跟王兄弟谈谈,希望他可以留这些人一条生路。 佛语有云: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来纪云微微一笑,点头道:“扬哥哥,你去吧。

”乐异扬当真过去,说上连篇之语,才让王重瀚放弃了杀人的想法。

那些人见捡回一条性命,自然对乐异扬感恩戴德。

王重瀚却发话道:“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从今往后,你们就待在苍穹山庄,以免你们出去害人。

”那些人听后,默默无语。

王重瀚朗声说道:“你们还想反抗不成!”那些人急忙回答道:“小兄弟,你误会了。

只是我们长期混迹江湖,你要我们静静地待在这个封闭的地方,还不如立刻取走我们性命,这样反而痛快些。

”乐异扬心中不悦,却不方便出声。

来纪云见状,走上前去,指着那些人骂道道:“你们真让人寒心,扬哥哥好不容易才救了你们,你们却又自寻死路,活该被通天邪主遗弃。

”那些人一听到“通天邪主”四个字,浑身上下打了一个哆嗦,不再搭话。 来纪云继续说道:“你们的大哥杀了人,自然要你们来承担。 不过你们就算死了,他也不会记得你们的。 依本姑娘所见,你们还是老老实实待在这里吧!”那些人你望着我,我望着你,一时之间哑口无言。